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唔唔好热好难受快上我r

梁君虽年已五十有馀,但风流成性、色中饿鬼,家中虽娶有妻、妾叁人,仍嫌不足,每天除了生意上的接洽外,终日流连在歌舞酒肆中,专喜欢以金钱购买那些初入风尘的少女来开彩,因其喜爱少女被时,的紧夹感及哀叫呼痛声。

对家中一妻二妾,早已不感兴趣,顶多每月在家住宿叁天,各人陪宿一夜,其馀的时间,都在外面花天酒地,极尽风流之能事。

梁公之妻妾,俱是中年妇人,性的需求正是巅峰的时刻,能耐得了这深闺寂寞的生活吗?尤其大夫人钱淑芬女士,更不满其夫的所作所为。

别墅本雇用一胡姓管理工人,和其妻朱玉珍,二人同管内外一切事务,夫妻结婚十馀载,尚无子女,故在孤儿院去收养一子回来抚养,以便传宗接代。

一年前胡某因病去世,主人因胡某在世时,忠厚老实,又工作了多年,故并未因其逝世而另雇他人,慰留其妻及养子接管。

胡某遗孀朱玉珍女士现年叁十八岁,养子文龙现在已近二十岁之青年,白天在别墅整理园圃及一切杂务,晚上就读大专夜间部,生活,倒也安逸快乐。

但是每在夜深人静,独处空房,孤枕难眠,性欲亢奋的玉珍女士,想起了亡夫在世时,二人恩爱缠绵,鱼水之欢。

里真是骚痒难熬,直流,每在午夜梦回,月夜良宵,就流不尽的相思泪,不知咬碎了几许银牙,在这一年多空虚寂寞的岁月里,那种痛苦是非外人所能了解的,因其非水性杨花之女人,更何况其养子文龙现已近二十岁又在大专夜校读书,若为了自己之欢乐,去外面寻找男子交欢,一则怕交到歹人就身败名裂,二则若被文龙知晓那做母亲的形象就完了。

她此时将全身衣服,用左手揉着奶头,右手拿着一支大茄子在,一直到阴穴被挖得流出,丢了精、降了火,方才罢休。

玉珍在今夜後,睡了一觉,醒来时一看时钟已一点多了,猛然想到文龙放学回来要煮宵夜给他吃,因後太困倦,而一觉睡到现在,立即穿上丝质睡袍,打开房门到文龙房门口看文龙是否已睡,而文龙的房间还亮着灯光心想大概养子还在写作业,於是用手轻轻把门推开,往房内一看,见文龙并未在做功课,赤条条一丝不挂,躺在床上左手拿着一张照片在看,右手依着自己的在一上一下套动,见儿子的大,粗,长,像小孩的拳头一样,青筋暴露,看得玉珍是又怕又爱,再看文龙似已达到,射出一阵,直射得有二、叁尺高,文龙在後双眼张开,见母亲站在床前呆看着自己,大吃一惊,急忙用双手盖住,叫了一声「妈」,「我我……」已说不下去了。

玉珍此时如梦初醒,粉脸通红、心跳加速,言道:「文龙把照片给妈看」,於是文龙将右手放开拿照片时,又露出,玉珍看了看儿子的大虽然软了下来,但还有五寸多长,心想:「要是文龙的若插入自己的穴里面,一定美死了」。

玉珍温和的说「龙儿,年轻人不要看这种照片,看了後一定会学坏的,你看你看了照片後在,以後不许再看,知道吗,乖!听妈的话」。

文龙一见母亲没有生气和责骂,一颗心才慢慢定下来,再看母亲一双媚眼看着自己的,於是把左手也放开,口中说道:「妈,我今年已二十岁了,刚好是成年人,需要异性的慰藉,可是我白天要做事,晚上要上学,至今也未交一个女朋友,每天晚上就想女人可是又不敢去怕得性病,所以只有来解决生理上的需要,请妈妈解」。

於是柔声说道:「文龙,妈知道,但是会伤身体,自爸去世已一年多,妈守寡把你抚养大,唯一的希望都在你一人身上,你若把身体搞坏,若有个不测,妈将来依靠何人」,说完後低声哭泣起来。

文龙一见,即刻起身下床,不顾身无寸褛,一把紧搂着养母,一边替养母擦泪,一边说道:「妈,您别哭,儿子听您的,要打、要骂都可以,要妈别哭,来,笑一个」。

他的左手伸过妈妈的腋下,手掌压在妈妈的乳房上,因玉珍後未穿带乳罩,虽隔了一层丝睡袍,文龙感觉摸在手上既柔软又有弹性,而养母的娇躯有一半贴在他的身上,他的偏偏贴在养母的肥臀边,硬翘的顶着,再看养母一动不动被自己抱住,粉脸飞红,文龙胆子也大了起来,想起刚才养母的一双媚眼看着自己时的神情,一定是守寡一年多,而春心荡漾需要男人的慰藉,於是左手指改捏大奶头,玉珍的大奶头被捏得硬挺起来,铁一样硬的一翘一翘的在养母的肥臀後一顶一顶,再用嘴去吻养母脸颊,使得玉珍娇喘连连,而文龙并不以此而满足,右手飞快掀起睡袍下部,再插入叁角裤内,摸到浓密的,手再往下一摸摸到了如小馒头似的阴阜,中指插进穴缝,呀!好暖好紧的桃源洞,洞里已涨满,顺着手指流了出来。

玉珍此时被养子突如其来之举动,使得她又惊又羞,她颤抖着,抽着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她挣扎地摇动着娇躯,用双手无力的推拒,口中叫道:「龙儿!不能这样,我是你妈妈,不可以,不可以,快……快……快放手」。

文龙此时欲火高涨,硬得涨痛,非要一为快,再也顾不的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养母了,一只手将妈妈睡袍的腰带拉开,再将睡袍脱掉,养母的两个大乳房颤抖着,呈现在文龙的眼前,「呀」!文龙做梦也想不到妈妈的乳房如此肥大,白如霜雪,奶头像大葡萄一样,又大又挺而呈现红色,乳晕乃是粉红色,看得文龙双眼发直,情不自禁伸手握着右边乳房,又摸又抚又揉又搓,手上感觉妈妈的乳房又柔软而又有弹性。

……接着,低头用口含住左边的大乳头,吮着、吸着、舔着、咬着,弄得玉珍娇躯东摆西摇,口中娇喘吁吁的着。

文龙一看,知道养母欲念已炽,双手托起养母的娇躯,直往养母卧房中去,将妈妈放在大床上仰天躺下,伸手去脱她的叁角裤,养母此时突然坐起来按住文龙双手,温柔的说:「龙儿,快放手!我是你的妈妈,被你抱、摸、看,我不责怪你,但是要适可而止不能发生性关系,虽然你是我收养的,总有之名份,若被别人知道了,你我将来怎样做人,乖!听妈的话。

文龙已经欲火烧身,哀求养母道:「妈!我现在难受死了,你不是说伤身吗?我又不,听妈的话不再,目前又无第二个女人在此替我解决欲火,妈妈,我俩又无血缘关系,怕什麽呢?我们不说出去,外人又怎麽知道呢!」说着说着将对着养母的面前。

玉珍一看养子的,又粗又长,如小孩拳头般大,又爱又怕粉颊泛红,全身颤抖,低首垂目、不言不语,耳边又听文龙言道:「妈!你守寡多年,抚养我长大,我知道你受了几百个夜的苦闷,生理及心理的煎熬,我现在长大了,每晚陪着妈妈,给妈性的安慰,要不给别人知道,使妈妈再度享受人生的乐趣。

玉珍听後身心大震,紧抱着文龙狂吻,文龙双手将养母按倒在床上,顺手拉下养母的叁角裤,使养母的一览无遗,见小馒头似的阴阜,丛生了一,乌黑亮丽,迷人极了,用手摸着沙沙的响,再抓一把拉起来,若有叁寸长短,放下时盖住整个。

文龙再用双手拨开,那朱红色的,鲜红色的肉缝,使文龙这个从未真正见过成人的小伙子,性如发狂,手指挖着,口里含着大乳头吸吮!

玉珍被挖、吮得灵魂出窍,芳心噗噗跳个不停,一双媚眼更是盯着文龙的看个不停,心中真想不到从小收养的文龙,长大後竟有这样的怕不有七、八寸长,比她死鬼丈夫长出叁寸,粗出1/2倍,真像天降神兵一样,勇不可挡,情不自禁,也顾不得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养子,全身的欲火,已在体内热烈的燃烧着,用手抓住了文龙的大肉柱,入手又烫、又硬,口中叫道:「亲儿子!妈受不了啦,妈要你的插……插妈的……,乖!不要再挖了,快!快!妈……等……等……不及了!」

文龙初次接触女人,尤其是如此丰满成熟地,娇而又有韵味的养母,再听她的浪声及被玉手抓住的感受,一听此话,马上翻身上马压住养母猛刺。

文龙则感到好受极了,他活到近二十岁,才第一次把插进女人的小里,那种又暖又紧的感觉,使他舒服的一生难忘。

「不要抽……乖儿……不要动……让它泡一会……等……妈的多一点时再……再玩……乖儿子……儿子……来先吻妈的嘴唇,再……摸妈的奶头……快……快。

文龙手一边摸揉奶头,一边吻着樱唇,吸着香舌,插在养母里的大,被扭动得感觉越来越多,於是再将用力地一下,又插进去叁、四寸,使得玉珍娇躯一颤:「啊!乖儿子……痛……轻点。

看得文龙又爱又怜,此时养母的,更加泛滥,泊泊的流出,使渐渐松动了些,文龙猛的用力一挺,听,滋,的一声,整根插到底,紧紧被包套住。

感觉大碰到了子宫花心,一阵从未有过的舒畅和快感,由传遍全身,好像似飘在云中,痛、麻、涨、痒、酸、甜,真是百味杂呈。

文龙把养母领入从未有过的妙境里,就是文龙那死去的养父玉珍的亡夫在世时也不曾有过,因他的没有龙儿的粗、长,也比龙儿小1/2倍所以……她此时感到养子的,像一根烧红的铁棒一样插在里,火热坚硬,角,塞得涨满。

於是……双手双脚紧挟缠着文龙,肥臀往上一挺一挺地迎送,粉脸含春,媚眼半开半闭,娇声喘喘,浪声叫道:「亲儿子……儿子…

文龙一生,今夜是第一次插穴,眼见养母此时之淫媚相,真是勾魂荡魄,使得文龙心摇神驰,再加上被紧小包住,紧、暖得不动不快,於是大起大落,猛抽狠插,毫不留情,每次抽到头而插到底,到底时再扭动使在子宫口旋转、摩擦,得玉珍浪声大叫:「啊,亲儿子……我生出来的大……儿子……妈……妈美死了,你的大碰到妈妈的花心了……啊……。

玉珍被得欲仙欲死「……呀……亲儿子……我的小亲亲啊……妈可让你得上天了……啊……乖儿……妈……痛快死了。

」文龙已叁百多下,只感觉一热,一股热液袭向,玉珍娇喘连连,「宝贝心肝……的儿子……妈不行了……妈了……。

文龙一见养母的样子,起了怜惜之心,忙将抽出,见养母的不似未插时一条红缝,於今变成一红圆洞,不停往外流,顺着肥臀流在床单上,湿了一。

「哼!还说呢!你不是说让妈享受人生的乐趣吗?你这不孝之子,这样的整妈,看妈不把你那害人的东西扭断才怪呢!」

」说着用手猛搓奶头,搓得玉珍娇躯直扭,小的似自来水泊泊的流了出来,文龙一见,也不管养母要是不要,猛地翻身伏压上去,将那粗长的用手拿着对准浓密下的,用力一插到底。

文龙觉得比上一次插入她的小时松一点,知道不太碍事,表示养母一定吃得消了,於是猛抽,一阵兴奋的冲刺,大碰到底部最敏感的地方,花心猛颤,不由得玉珍两条粉臂像两条蛇般的,紧紧缠在文龙的背上两条粉腿也紧紧缠在文龙的腰部,梦呓般的着,拼命抬高臀部,使与贴得更紧密。

「呀……亲儿子……心肝……宝贝……的儿子……妈……妈……痛快死了……你……你……要了我的命了……妈……好舒服……美死了……。

文龙耳听养母的浪叫声,眼见她那姣美的脸上有一种不可言喻的、快感的表情,自己也心花怒放,欲火更炽、顿觉更形暴涨,得更猛了。

每一抽出至洞口,插入时全根到底,再接连旋转臀部叁、五次,使摩擦子宫口,而内也一吸一吮着大。

「龙儿……妈……妈……也要飞了……也被你得……上……天……天……了……啊……亲儿子你……死我了……我好痛快……我要………………了……啊………」气喘吁吁,浪叫着。

玉珍叫完後,一股阴精直而出,文龙的,被养母的一烫,紧跟着暴涨,腰脊一酸,一股滚热的猛射而出,玉珍的花心受到阳精的冲击,全身一阵颤抖,银牙紧紧咬住文龙的肩头。

也不知睡了多久,玉珍悠悠清醒过来,发觉养子紧紧压在自己的身上,两人全身赤裸,文龙的还插在自己的里面,虽然软了下去,还是塞得满满的。

再一想起竟跟自己的养子,做出之事,将来是如何了之?想着想着……不由叹了口气:「唉……真作孽!这该如何是好呢?」

此时文龙正也醒转过来,听到养母叹气声,又再喃喃自语,叫了声「妈」,双眼瞪着养母胴体上下看个不停。

玉珍正在自思自想间,被文龙一叫,再看他双眼在自己身上瞧个不停,一股羞怯之感觉袭上心头,粉颊飞红,忙用双手盖住两颗雪白的大乳房,口中「嗯」了一声。

但是说归说,玉珍的双手还是被文龙拉开了,刚才因欲火冲天,顾用,未曾看个真切,如今才饱览一番,雪白细嫩的肌肤,双奶又肥又大,奶头似红枣样大,红色奶头,粉红色奶晕,美极了,仰起上身再看小腹平坦,光滑白嫩,小山丘似的,蔓生着一大丛浓密黑而生亮的,看得文龙泡在内的大又硬又翘,臀部又开使一挺一挺的在动。

玉珍顿觉涩涩生痛,急用双手压住文龙的,不让他再动,口中娇声道:「乖儿……不要再动了。

於是文龙用大腿挟住玉珍肥大的粉臀,二人侧身卧倒,但是仍旧插在养母的里,一手揉弄乳房,一手抚摸粉颊。

叹口气道:「唉……文龙,乖儿,我们是,竟发生之事,若被别人知道了,妈已是快四十岁的人了,倒不怕什麽,最多一死了之,可是你还年青,前途无限,岂不毁了你的一生,妈就罪孽深重了。

「妈,你别担心,我又不是你生的,生米既已成熟饭,说什麽也挽不回了,要我俩别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知道,是吗?」

「话虽如此,怪只怪我俩都没有定力,才发生此事,想起来我真对不起你死去的爸爸!」说罢後低声哭泣起来。

文龙忙用手去擦抹养母脸上的泪痕道:「妈,不该做的事情,既然已经做了,再说也无益,爸既死了多年,死者一了百了,你也替爸守了一年多的寡了,也没有对不起爸,妈想开点吧!活着的人要活得快乐,何必再想死了的人,来干扰活人的生活,人生也不过短短的活它几十年,何必自寻烦恼呢?」

「妈,好了,别再说了,得欢乐时且欢乐,莫待辜负好青春,别再想无关紧要之事,让儿子再好好孝顺妈妈一次吧!」说罢双手齐发,在玉珍娇嫩的胴体上摸乳房又揉,大原本就泡在内,此时由软变硬,於是翻身压上玉体,大抽大送起来。

玉珍被养子一阵猛抽狠插,感到内一阵麻、痒、痛传遍全身,挺起粉臀用抵紧文龙的下腹,双臂双腿紧紧缠住文龙的腰背,随着一起一落的迎送。

…得好……好……痛快……我要被你奸……奸死了……我的心……心肝……妈生……生出来的……的乖肉。

玉珍的淫呼浪叫,更激得文龙像疯狂似的,就像野马驰骋疆场,不顾生死勇往直前、冲锋陷阵一样,用足腰力猛抽狠插,一下比一下强,一下比一下狠,汗水湿透全身,算算近五百下,时间将近一小时,玉珍被得流了叁、四次之多,全身舒畅,骨酥筋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宝贝……心肝肉……的儿子……妈已了叁、四次了,再…………下去……妈真要被你…………死了……你……你就饶……饶了妈……妈吧……快……快把你那仙露射……射给妈妈……吧……妈……妈又了……啊……啊……」说罢一股浓浓的淫精喷向,一张一合,挟得文龙也大叫一声:「妈……我的亲妈……的亲妈妈……我……我好痛快……我也要……要射……射……了。

背脊一阵酸麻,一股烫热的阳精喷射而出,射得玉珍浑身一抖,紧紧抱住养子的腰背,猛挺,承受那热而浓的阳精一射之快,玉珍则气若游丝,魂儿飘飘,魄儿渺渺,两唇相吻,文龙也搂紧养母,猛喘大气全身压在养母的胴体上,还插在内,吸着淫精而使阴阳调和,双双闭目养神好一阵子,两人醒转过来,玉珍看了养子一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乖儿,你刚才好厉害,妈妈差点没死在你的……下。

「妈,你怎麽不说下去,刚才差点死在我的什麽下呀!玉珍听後,粉颊飞红,举起粉拳,轻打文龙的胸膛两下,假装生气的道:「小鬼头,坏儿子,你羞妈,也欺负妈是吧!」

「妈,你别生气,儿子怎敢羞妈,欺负妈呢?我是喜欢听妈那美丽的小嘴说出来,我会更爱妈、更疼妈!亲爱的肉妈妈,求你快说吧!」边说边用手揉着玉珍的肥奶,更用手指搓着大奶头,再用膝盖去顶养母的,弄得玉珍浑身乱抖,忙用手抓住文龙的双手,「乖儿,别整妈了,妈说就是了。

於是玉珍将樱唇贴在文龙耳边,细声说道:「妈……刚才差点被乖儿的死了!」说完粉脸飞红,娇羞地将头脸藏在文龙的胸腋下。

文龙凝视着她那娇羞的模样,打从心里爱得真想一口吞下肚去,於是扳起养母粉脸,吻上了她的樱唇,玉珍也热烈的回应,并把香舌伸进文龙口中,两人又吮又舐,双手又揉着养母的大乳房。

玉珍手握儿子的,又爱又怜的说:「乖儿,你一连叁次,玩了大半夜,再玩会伤身体,要玩的话,妈随时陪你玩,心肝儿,宝贝肉,听妈的话,去洗个澡,再睡一觉,好吗?」

「亲妈妈,你不了解,这样叫,玩起来更能增加情趣,彼此会更快乐!以前你跟爸爸玩时有没有像这样叫过?」

「妈妈下次我们再玩的时候,希望你除掉做妈妈的尊严,矜持与害羞,要像夫妻、情人、情夫、,甚至於像奸夫、淫妇,那样的热情、、,这样玩起来你我都会更痛快、更舒服,好吗?」玉珍一听,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哈!我的亲妈妈、肉妈妈,还不止这些呢!我还学会了好多种的新花样,下次一一施展出来,让亲爱的妈妈慢慢的享受吧!」

说完翻身准备下床去,但是文龙紧紧抱住不放,并用脸颊揉擦养母的两个肥奶,不依道:「妈妈答应了我,才去洗澡。

「亲丈夫……小冤家,你真是我命中的魔星,妈什麽都答应你,好吧?妈的心肝肉……好了,去洗澡吧!」

进了浴室,把养母放坐於浴缸边,文龙开了热水咙头,然後站在养母的面前,瞧着养母那曲线玲珑、丰满成熟,如莹似玉,雪白似霜的胴体,禁不住蹲下身体,双手在她身上轻轻的抚摸,浴缸的水此时快要满了,文龙拿起脸盆盛满一盆水,将她的双腿拉开,再蹲下来将面盆放在她的胯下,要为养母清洗,玉珍一见连忙并拢双腿,娇羞的说:「乖儿,你要干什麽?」

「妈!我是你的儿子嘛,又不是外人,更何况我妈的都两次了,刚才在床上摸也摸过了,看也看过了,你还害的什麽羞嘛?」

「妈!俗语说:『习惯成自然』,第一次你不习惯,慢慢的你就习惯而自然了,所以我今天来替你洗,以後玩完後我都要替你洗。

「嗯……好嘛……随你了!」於是文龙把养母粉腿拉开,用手指小心的拨开二片紫红色的大,肉缝内的小及乃是鲜红色,文龙还是第一次在於此近距离,观赏妇人成熟的,美极了,使他叹为观止,看了一阵後,慢慢用水及肥皂去清洗及,洗好外阴部,再用手指伸进清洗那使人销魂荡魄的小。

「嗯……嗯……啊!」「亲妈!亲妹妹你怎麽啦?」玉珍娇躯一阵颤抖,说:「乖儿子,亲丈夫,你的手指弄到妈的阴核了,好……痒啊……!」说完双手扶着文龙的双肩,不住的娇喘,文龙低头仔细一瞧,原来在小之上,有一颗像花生米似,差不多大小而粉红光亮的肉粒,他即用手指一触,养母的娇躯也一抖,再触二、叁下,她的娇躯也抖了二、叁下。

「乖儿!这是女子全身最敏感的地方,叫阴核,也叫,平时包在小里边,是看不太见的,你刚才用手指拨开大,使小外张,故而阴核也露了出来,再被你手指一碰,内就会发痒,全身发麻,这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总枢钮,知道吗?乖肉,不要再碰它了,痒死人了。

文龙一看对妈妈道:「妈!你看,地上那一堆光光亮亮的是你的,白白的一块一块像豆花似的,是我射到你内的浓精。

玉珍一听再低头一看,粉面飞红,急忙拿面盆到浴缸内盛了一盆水去冲,耳边又听文龙道:「妈!真可惜!」

「可惜那麽多的浓精,射进你那里面,现在又把它冲洗出来,若放在妈妈里,明年一定会生一个白胖儿子了。

道:「你神经啊!小鬼头,妈是个寡妇,怎麽能生儿子呢?更何况是和你通奸,那更不能生小孩,要生,等你娶了太太,到那时再生吧,你别吓唬妈啦!」

「妈!儿子跟你开玩笑的,看你神情那麽紧张,干嘛!」说完抱起养母放入大浴缸内坐好,自己则坐在她的背後,用毛巾擦着肥皂去替她擦洗背部,擦好上身再扶起她站立在浴缸中洗臀部,贪婪地看着养母的背部及臀部,雪白肌肤,曲线优美的背部,细细的腰背下,衬着雪白肥大的,迷人极了,即用手摸在肥大的上,肌肤是又白,又嫩,又滑腻,使他爱不释手,玉珍被养子摸得臀部痒酥酥的。

「宝贝,不要摸了,洗好了澡先睡一觉,养足精神,明晚妈随你爱怎样摸就怎样的摸,爱怎地玩,就怎地玩,好吗?」

「好,好!」说完两人洗好了澡,赤条条相拥着步入卧室,待文龙躺下後,玉珍拿条棉被替儿子盖上,自己也侧身进入被窝里,相拥相抱地进入睡乡。

一觉醒来已是中午十一点左右,玉珍掀开棉被下床时,见文龙沉睡梦中,心想昨晚两人通宵大战,使自己得到从没有过如此痛快淋漓的性生活,以後每天都可以抱着养子同睡,及那的,再也不会孤衾独眠,过着那凄凉寡居之生活,使自己後半生也不算白活了。

这次由养之情而为夫妻之爱後,使二人得到爱的美妙,情的乐趣,欲的享受,终日陶醉在情欲欢畅中,形同夫妻,恩爱异常。

「心肝,妈规定你以後从星期一至星期五,只准你抱妈、吻妈、摸妈,都可以,不准,星期六晚上才可以,知道吗?」

「乖儿,平常的日子你白天要作事,晚上要读书,每天都很累,若像现在每天都要,就是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星期六晚上可以玩,第二天可以多休息,这样对身体才有益,妈为的是爱惜你。

大夫人钱淑芬,大家千金,嫁夫亦富,一生从未操劳,终日过着呼仆唤婢,养尊处优,豪华舒适之生活,体态丰满而不现臃肿,身材修长,双峰高挺细腰肥臀,面如满月,凝脂雪肤,丽姿天生,风姿绰约,娇如花,虽已年四十五、六,望之若叁十许之。

因其夫虽年届五十,然除家中妻妾叁人外终日流连歌舞酒榭,交际应酬,更喜好风花雪月,少女之风情,对家中之妻妾,早已厌烦,每月返家二,叁天,对其妻妾虚以应付而已。

故其妻妾都对他不满,二位妾侍较年轻,难耐深闺寂寞与欲火焚烧之苦,瞒着夫人常常外出招蜂引蝶,寻觅知心合意的人儿,共效于飞之乐。

夫人淑芬乃大家闺秀,受过高等教育,知书达礼,虽然心中不满其夫所作所为,亦不愿行之於色,但四十馀岁之女性,只要她身心健康、生理正常,那能不需要性的慰藉,每於午夜梦回,帷空衾寒,空度月夜良宵,又那能无动於衷呢?

数年前来别墅小住时,文龙当时乃十馀岁之顽童,未曾特别注意到,今观文龙已长大,身高体壮,虎背雄腰,眉似剑刃,目如星辰,鼻若悬胆,唇红齿白,面貌英俊,神彩飞扬,风度翩翩,真乃一俊俏美少年,使其芳心激起一阵阵思春的

涟漪,若能将此妙人儿收为己有,长伴身傍、搂搂抱抱、吻吻抚抚、长夜欢娱,岂非乐事,也不虚此行了。

入夜後夫人唤玉珍至卧室,言及别墅地大、空旷无人,一人独睡巨大卧室,心中害怕,希同伴而眠,玉珍思同为女人,慨然应允,夫人与玉珍二人虽为主仆,皆为中年妇人而同病相怜,细谈倾诉心声。

一个有名无实,有夫等於无,长夜孤枕独眠,性的饥渴无人慰藉,空自叹息,言到伤心处,低声哭泣,一个是本已久未享鱼水之欢的中年孀妇,近数月来重享欢乐後,深知夫人现时正陷入性的饥渴中,於是对夫人说道:「夫人!我很同情你的苦处,我是过来人当然了解得最清楚,尤其是我们中年的女人,性欲在最强烈需要时,而突然失去它,真是比要你的命还难受。

「目前还没有找到,再说住在都市的人太浮华了,以我的身份,若交到个不良歹徒,岂不身败名裂,你说是吗?」

玉珍一听心头大震,暗想夫人原来动着文龙的念头,想起龙儿那条,好似铁金钢骇人心弦,被它起来,真是快乐淋漓,夫人真有眼光,但是想想不能白白的让她痛快,一定要谈条件。

夫人一听心大喜:「玉珍,你放心,我会先送一大笔钱给你,再收文龙做乾儿子,他不是读机械工程系吗?毕业後我叫老头子,把他的机械厂过名给文龙,厂房土地及机器设备全部都归文龙所有,你看如何?」

但是你要当心啊!龙儿可厉害得很啊!」淑芬一听心头一震:「珍妹,听你的口气,是否你和龙儿已经……。

「你们是在什麽样情况下发生的?」於是玉珍将当时情形,细细诉说一番,淑芬越听越兴奋,听的内的流得床单上一。

「我流了四次,已经受不了呢!龙儿他那粗长的大肉柱,越插越猛,每次顶得我的穴心乱转,真得我灵魂出窍,我第五次身时,他才把那浓精射出,芬姐!

次日晚餐後叁人在客厅闲谈,玉珍坐在文龙身旁,淑芬坐在对面沙发上,尤其在盛夏之夜,夫人沐浴後身披薄纱睡袍,娇躯飘出一股女人幽香,迎面扑鼻,令文龙如痴如狂,神魂飘荡,夫人穿着粉红色半透明睡袍,未戴乳罩,那两个肥大饱满的乳房,紧贴在那半透明的睡袍上,清析的显露出来了,尤其是那两粒像葡萄一样大的奶头,更是勾魂荡魄,再向下看,夫人两腿微张,睡袍两边掀开,丝质半透明的叁角裤顶端,乌黑一片,美极了,看得文龙全身汗毛根根竖起,胯下的也暴涨起来,正在此时,耳听养母娇声道:「龙儿!夫人她很喜欢你,要收你做乾儿子,以後你要多多孝顺乾妈,知道吗?快向乾妈叩头!」

文龙边吻,只手毫不考虑,把她腰带解开,并且掀开了她的睡袍,呀!两颗雪白肥大丰满的乳房,呈现在文龙眼前,褐红色像葡萄一样大的奶头,浮岛式红色的乳晕,好美!好,於是一伸手抓住一颗大乳房,又揉,又搓又摸奶头,低头用嘴含住另一奶头,又吸、又吮、又咬,又用舌头去舐她的乳晕,弄得夫人全身像有万蚁穿身似的,又麻、又痒、又酸,虽然极为难受,但是也好受极了。

夫人忍不住的,双手紧紧抱着文龙,挺起贴着他的,扭着细腰肥臀磨擦着,口中叫道:「乖儿……嗯……亲儿……我受不了……了了……抱……抱……乾妈……到……到床上……上……去………」於是双手抱起夫人,回头对玉珍说道:「妈!我先侍候乾妈去!现在你先忍耐一下,等下儿子再好好补偿你。

於是把夫人放躺在床上,自己先把衣裤,再将夫人的睡袍及叁角裤脱掉,啊!眼前的美人儿,真是耀眼生辉,赛似霜雪细嫩的肌肤、高挺肥大的乳房、褐红

的阴阜,尤其那一,又黑又浓的盖住整个,文龙用双手拨开修长的粉腿,这才看清楚她底下的风光,大呈红色,小呈鲜红色,大两边长满短短的,一粒阴核像花生米一样大,呈粉红色比妈妈的还要漂亮,粉臀是又肥又大,看得文龙欲高张,一条暴涨得有七寸多长。

夫人的一双媚眼,也死盯着文龙的大看个不停,啊!好长、好粗的,估计大概有七寸半长、二寸粗,尤其那个像小孩的拳头那麽大,看得她芳心噗噗的跳个不停,里的不由自主的又流出来。

这边文龙也想不到,夫人衣服的胴体,是那麽样的美,都四十叁、四岁的人了,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身材保养得如此婀娜多姿,自己真是福不浅。

蹲在床边,再低下头去,用嘴唇含住那粒粉红色的大阴核,又舐,又咬,两双手伸上抓住两颗大乳房又摸、又揉,感觉两个大奶,比养母的还肥大,软绵绵的、滑溜溜的,还带有弹性,好受极了。

夫人的一双大奶头,被摸揉得硬如石头,被舐得肥臀左摇右摆,麻痒欲死,直流,口里淫声浪调娇喘叫道:「乖儿!乾妈实在……受……受不了……了啦……别再舐……了……妈要……要……你的……大……大鸡…………插……妈……的……小………」

於是站了起来,也不,顺手拿了个大枕头垫在夫人的下面,将两条粉腿分开抬高,立在床口用老汉推车的姿式,用手拿着将抵着阴核一上一下的研磨,夫人被磨得粉脸羞红、气喘吁吁、春情洋溢、媚眼如丝、浑身奇痒,娇声浪道:「宝贝……亲儿……妈的痒死了……全身好难受……别再磨了……别再挑逗我了……妈实在任不住了……快……插……进……来……吧……」。

文龙感觉大被一层厚厚的嫩肉紧挟着,内热如火,想不到年届四十叁、四的夫人,依然是那样的紧小,真是福不浅,能到这样美丽娇的尤物。

「嗯!宝贝,刚刚你那一下是真痛,现在不动就没有那麽痛了,等一会要轻一点来,妈的从未受过过,你要爱惜妈,知道吗?乖儿。

「乾妈,我会爱惜你的,待会玩的时候,你叫我快,我就快,叫我慢,我就慢,叫我重,我就重,叫我轻,我就轻,龙儿都听你的,好吧!说罢伏下头去深深吻着夫人的樱唇。

「宝贝……停……痛……妈的穴好……好涨……」文龙一听马上停止不动,望着夫人紧皱的眉头:「乾妈,你生了几个小孩?」

「心肝儿,这你就不知了,男女的生理构造因人而异,比方你们男人的,有粗、有细、有长、有短,有的大、有的小,女人有阴阜高、阴阜低、厚、薄、阴壁松、阴壁紧,深、浅等等不同类型。

「乾妈怎麽会骗你呢?妈的就是要有你这样的才得痛快,粗大插进去才有胀满的感觉,长,才可以抵到底,大,一抽一插时,的角再磨擦着阴壁,才会产生快感,女人若遇到像你这样的一定会爱得你发狂,懂吗?来,宝贝,别尽顾说话,妈,里面好痒,快插吧!」

」夫人娇哼不停:「乾妈!我还有一寸多没进去哩!等会……全进去了……你才更舒服……更痛快呢!」

夫人听说还有一寸多未进去,心里更高兴极了,於是挺起肥臀,口中叫道:「宝贝!快……用力整条插进来,快……。

「乖肉……快……用力…………」文龙此时感到舒畅极了,大起大落的,次次着肉,二百多下时,突然又有一股热流冲向而来,「哎呀……宝贝……心肝,我真舒服……我头一次尝到这……这样……的……好滋味……乖儿……放下妈……妈……的腿……,压到我的身上来,妈……要抱你……亲你……快……」於是文龙放下双腿,再将夫人一抱,推进床中央,一跃而压上夫人的娇躯,夫人也双手紧紧抱住他,双脚紧缠着文龙的雄腰,扭着细腰肥臀。

「宝贝……动……吧……妈……妈的好痒……快……用力插……我的亲儿……乖肉……」文龙被夫人搂抱得紧紧的,胸膛压着肥大丰满的乳房,涨噗噗、软绵绵、热呼呼,下面的插在紧紧的里,猛抽狠插、越插越急,时而碰着花心。

「哦……我痛快死了……你的又碰到……妈……的子宫里……了!心肝……宝贝……我一个人的乖肉……你的……插得妈……要上天了、亲肉、小丈夫、亲……再快……快……我要…………」,夫人被文龙的得媚眼欲醉,粉脸嫣红,她已经是欲仙欲死,里直往外冒,花心乱颤,口里还在频频呼叫:「我的儿啊,你真是妈的心肝肉……我被你插上天了……可爱的宝贝……妈痛快得要疯了……亲丈夫……插死我吧……我乐死了……」夫人舒服得魂儿飘飘,魄儿渺渺,双手双脚搂抱更紧,肥臀拼命摇摆,挺高,配合文龙的。

她如此歇斯底里般的叫着、摆着、挺着、使和更密合,刺激的文龙性发如狂,真像野马奔腾,搂紧了夫人,用足气力,拼命急抽狠插,大像雨点似,打击在夫人的花心上,「噗滋,噗滋」之声,不绝於耳,好听极了。

含着的,随着的向外一翻一缩,一阵阵地泛滥着向外直流,顺着肥白的臀部流在床单上,湿了一。

「乖儿……我……的心肝……不行了……我……好美……我了……」夫人说完後,猛地把双手双腿挟的更紧,挺高、再挺高,「啊……你要了我的命了。

文龙一看,夫人的模样,媚眼紧闭,娇喘吁吁,粉脸嫣红,香汗淋漓,肥满乳房随着呼吸,一抖一抖,自己的还插在夫人的里,又暖又紧的感觉真舒服。

夫人经过一阵休息後,睁开一双媚眼,满含春情的看着文龙道:「宝贝,你怎麽这样厉害,乾妈差点死在你的手里!」

「好了!宝贝,别再笑乾妈了,我做你的妈妈都有馀了,还来调笑我……」「说真的,乾妈,你刚才好骚荡,尤其你那甜美的小肥穴,紧紧的包着我的,美死我了。

」听得夫人娇脸羞红:「文龙!你刚才的表现真使我吃不消,乾妈连了叁次,你还没有,你真是男人中的男人,如果我是未婚的小姐,非给你死不可,你妈跟你玩是否吃得消?」

「我觉得妈妈和你,长得如此丰满成熟,在我尚未出生前,已经有了二十多年性经验的中年妇人,为什麽还怕我这後生小伙子呢?」

「傻儿子!你这问题问得真棒,乾妈告诉你详细的原因吧!男怕短小,女怕宽松,这意思是说:『男人的短小、女人宽松,插到里面,四面碰不着阴壁,达不到花心,男女双方都达不到,不管夫妻多年,早晚都是会分手的,若男人的粗、长,再加上时间持久,妻子就算是跟着他讨饭,也会死心塌地的跟定他一辈子,你妈妈的可能生得和我差不多,我的肉壁丰厚、紧小、子宫口较深,你刚才已试过了,每次,磨得我的阴壁嫩肉又酸又麻,大每次都顶到我的花心,使我痛快得直流,我当然吃不消了。

「对,妈妈的阴肉也是很厚,子宫口好像浅一点,所以我每次插下去时,都叫我轻一点,稍微重一点,她就叫痛。

「你现在明白男女的生理构造不同之处,以後要爱惜你的养母和乾妈,知道吗?」「知道!乾妈!亲乾妈!但是你俩吃不消,没人陪我玩,那我怎麽办呢?」

「乖儿!乾妈日後再找两位中年美太太给你玩,怎样?」「真的?今後我要多玩几个女人,多多了解女人的妙处,好乾妈,我好爱你!」

涨满,夫人被摸吻得骚痒难挡,欲火高炽,气急心跳,不知不觉间,扭摆细腰,挺耸肥臀相迎。

文龙被夫人扭得暴涨,不动不快,於是猛抽狠插,夫人的两片随着的,一张一合,之声「滋……滋……不停。

大夫人虽是中年妇人,且生过两胎,但丈夫年老体弱,短小,虽然交欢次数不胜枚举,但是遇到文龙年轻力壮,粗长,又是初生之犊、不怕虎的勇夫,加上少年刚阳之气,像似烧红的铁棒一样,插满小肥穴,因此夫人就处於挨打的局面,满头秀发凌乱地满在枕头上,粉脸娇红左摇右摆,双手紧抱文龙背部,肥臀上挺,双腿乱蹬,口中嗲声嗲气叫着:「啊……乖儿……我一个人的亲肉…

…亲丈夫……我不行了……你的……真厉害……乾妈的……会……被你破了……求……求你……我实在受不了……我又……又……了……「大夫人被文龙得四肢百骸舒服透顶,花心咬着大一吸一吮,白皙的一双粉腿乱踢乱蹬,一大股像撒尿一样,流了一床,美得双眼翻白。

文龙也感到夫人的小肥穴,像张小嘴似的,含着他的,舐着、吮着、吸着,说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亲乾妈!肉乾妈……哦……你的小肥穴……吸……吮……得我的……真是……真是美透了………」更用双手抬高夫人的肥臀,拼命的、扭动、旋转。

「宝贝!乾妈……不行了……求你……快射你那宝贵的浓精……滋……滋……润……乾妈……的……吧……再不得了……乖儿……我的命会被你…………死了……哎呦……」其实她也不知道叫喊什麽,有效无效,只觉得舒服和快感,冲激着她的每一条神经,使她全身都崩溃了,她抽着、痉挛着,然後张开小口,一口咬在文龙的肩头上,文龙经夫人一咬,一阵疼痛渗上心头,「啊!亲妈妈!

我!」说完背脊一麻,连连数挺,一股火热阳精,飞射而出,文龙感到这一刹那之间,全身似乎爆炸一样,粉身碎骨,不知飘向何方。

也不知睡了多久,夫人先醒了过来,睁开媚眼一看,发觉自己和文龙一丝不挂,双双拥抱在床上,文龙还睡得正甜,一股羞耻和一股莫明的甜蜜,涌上心田。

刚才两次缠绵缱的肉搏战,是那样的舒服,又是那麽令人流恋难忘,若非碰着文龙,她这一生岂能尝到如此畅美和满足的性生活!

再看一看文龙那英俊的面貌,壮硕的身体,还有那胯下的大,现在虽软了下来,恐怕也有五寸多长,比自己丈夫的硬起来才四寸多长,还长了一寸多,想想刚才是如何能容纳得下的,再想想文龙才近二十岁,比自己的女儿还小二、叁岁,自己做他的妈妈都有馀,竟然跟他发生了性关系,想着想着,粉脸煞红,可是自己也真是爱透了他,看他生有一条骇人心弦的大,又能如此坚强而持久,她活到四十叁、四岁,今夜第一次才享受到如此痛快、满足的性生活,不由长叹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不管它那麽多了,以後的事情发展如何,实难预料,眼前痛快、满足要紧。

」自思自叹一阵後,情不自禁,一手抚摸文龙英俊的面颊,一手握着文龙的大又揉、又套,文龙被揉弄醒来,大也生气发怒了,涨得青筋暴现。

「啊!龙儿,你的又翘又硬,如天降神兵,真像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以後你的太太一定幸福了!」

「小鬼头!胡说八道!乾妈又不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何况也有点身份地位,差不多的男人,我还看不上眼,要让我动心的男人,少之又少!」

「那麽乾妈为什麽对我动了凡心呢?尤其刚才表现得真!是不是我的插得你太爽了,才会……勾……引我?」

「死文龙,不来了嘛……你怎麽又来欺负乾妈了!我是在看到你的那一刹那时,我的整个人,一颗心全被你吸引住了,尤其……尤……」「尤其什麽?乾妈快讲啊!」

「尤其……羞死人了……我……我讲不出口……」「讲嘛!乾妈!我的亲肉乾妈……亲太太……」文龙边说边双手齐发,上摸揉乳房,下挖她的。

摸得夫人奶头硬挺,直流,娇声讨饶:「宝贝!别再逗妈了,妈讲……讲……快……停手……」「好,那你就快讲。

「尤其当时看见你的那一刹那,底下的不知不觉就痒起来了……连……连……都……流出来了……嗯……要死了……坏儿子……非要我说……」

「乾妈,干嘛好好的叹什麽气!什麽我是你命中魔星,数月前妈妈也是这样说过一句话,真奇怪,为什麽你们二人都这样讲?」

「乖儿,你的养母已近四十,我已是四十多的人了,又有丈夫,我的二个女儿都比你大了好几岁,我都可以生得出你来了,但是我和你妈,都同你有了奸情,可是我被你过了後,真是不能一天没有你,小冤家,你不是我俩二人的魔星,是什麽?」

夫人此时也不再害羞了,於是翻身坐在文龙的小腹上,玉手握着,对准自己的,就套压下去。

夫人的娇躯一阵抽着、颤抖着,不敢再往下套动,伏下娇躯,使两颗丰满的大乳房摩擦着文龙健壮的胸膛,两片火辣辣的香唇,吻上文龙的嘴唇,把丁香舌伸入他的口中,两人紧紧缠抱着,饥饿而又贪婪地,猛吮猛吸着。

「乖儿……亲丈夫……我的心肝……」夫人边娇哼,边用肥臀磨动、旋转起来,也被一分一寸的吃进里面去了叁寸多。

文龙这时也发动了攻势,猛的往上一挺,双手再扶住夫人的肥臀往下一按,只听夫人一声娇叫:「啊!轻点!乖肉……你……你……顶死妈了……」「亲肉妈!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ostelhangz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