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饥渴的留守妇女 花液白浊硕大缓缓流出

几日来,少林大会所发生之事已在江湖上传播开来,四大掌门力战神秘的炼狱教主、邢岩戏耍铁掌罗汉、宋阳大战白头翁等等,均是武林中人热议的话题,而最为人称道的,便是赵斌以一己之力挽救各派门人又与鬼面人立下赌约,其智谋、胆量皆令人赞叹不已。

虽已与人立下赌约,他却走得并不急躁,灭门大仇已明,敌人身份已知,再也不用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

一路走走停停,边走边欣赏沿路美景,他心中感叹,若是没有那么多恩恩怨怨,带着沐琳游山玩水,走遍神州名山大川,那该是多么逍遥自在。

赵斌连忙施展轻功往前奔去,片刻后只见前方山脚小路上停着三辆插着写有『郑』字镖旗的马车,每个车上都装有两口大箱子。

马车周围正有两方人马混战,一边穿着整齐,统一褐色麻布字,身后同样印有『郑』字,约有二十人;另一边足有五十余人,个个手持砍刀,身上衣物凌乱,面目狰狞,更像是打家劫舍的强盗。

这时,前方一名方脸大汉见自己一方已有数人倒地不起,右手持剑挡住对方的进攻,左手握拳将其逼退,急道:「阁下到底是什么人,对我振威镖局如此狠毒,竟要灭口不成?」

「强盗」首领见此,心道不妙,他一行人不如这些镖师训练有素,纯粹是靠人多,这下倒了十几个,胜负可就难料了,况且暗中出手之人还没现身。

镖头见此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吩咐完众人照看伤患,转身向着赵斌所在的路边,拱手道:「不知是哪位英雄相助,请现身一见,郑某定当重谢!」

赵斌从树上跃下,落于镖头身前,说道:「大叔不必言谢,我不过刚巧路过,拔刀相助本是理所应当!」

郑镖头见他如此年轻,又言辞得当,有些吃惊,问道:「多谢少侠相救,在下振威镖局总镖头郑崇,前面就是郑州城了,还请少侠移步好让在下尽一尽地主之谊!」

郑崇大声说道:「应该的,应该的!」接着对不远处正在搀扶伤患的一个年轻人喊道:「家轩,过来见过恩公!」

赵斌向年轻人望去,只见他比自己高半个头,身材和邢岩差不多,脸色黝黑,大概是经常和郑崇一起走镖的缘故。

随即一巴掌拍在郑家轩头上,骂道:「你个臭小子,平日叫你好好练功不听,整天就知道惹事生非!这次要不是恩公,咱们都得地府见面了!」

「我自小便跟随师父在山中长大,这次是下山游历,至于他老人家名号,他从来没跟我提过!其实,我只会扔扔石子,手脚功夫却一窍不通!」

赵斌见郑崇满脸疑惑,似要继续发问,他赶紧转移话题,问道:「郑大叔,你们这次压的什么镖?好像挺沉的!」

郑崇叹气道:「这趟镖来得确实莫名其妙!原本应由郑州城派兵前往护送,可那郑州府尹却告诉我暂时抽不出人手,要我镖局走一趟!这民不与官斗,我只能答应下来!」

郑崇沉默不语,郑家轩却忍不住开口道:「定是那府尹钱海搞的鬼!」他想继续说下去,却被郑崇喝断:「住嘴,回家再说!」

不等郑崇开口,郑家轩说道:「肯定是钱海故意搞鬼!他那混蛋儿子钱洋作恶多端,被我教训了几次,那老东西肯定早看我不顺眼了?」

拿到军饷后我就怀疑会有人路上劫镖,所以,真正的银子其实早就从小路送回来了,我带着的只是三车石头,掩人耳目而已!」

郑家轩闻言立刻崇拜道:「爹,你真厉害,这都能想到!」又自顾自的笑了起来,「要是那帮强盗把车拉回去,一看都是石头不知道会不会气死,哈哈!」

郑崇看他傻笑,顿时气上心头,又是一巴掌拍在他头上,骂道:「等强盗气死?人家还没气死你跟我早就到阎王殿报导了!你爹我靠的是几十年走镖的经验,都像你这般不动脑子,我这脑袋早他妈搬家了!」

一旦军饷被劫,他也会受到牵连,这人既然能当上府尹,按理应该不会如此幼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之事!」

郑崇道:「据我了解,这人官位是一步步走上来的,我跟他接触过几回,为官确实是有些本事!小舞你这么一说也是,在官场摸爬滚打这么些年的人怎会做这种蠢事?」

赵斌挺下脚步,抬头看着天上挂着的圆月,道:「快中秋了吧!你羡慕我?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傻一点,我只想要一个普通安稳的生活,一家人能够快快乐乐的在一起。

看了眼郑家轩疑惑的表情,赵斌继续说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好好孝顺你爹,不要让他伤心。

郑家轩盯着他,道:「你年纪轻轻怎么会有这么深刻的感悟?不过你说得确有道理,我要努力将镖局发扬光大,让我爹对我刮目相看。

钱海身形瘦弱,长相倒似是比较正直,脸色严肃地说道:「郑总镖头说笑了,我身为郑州府尹,军饷到了我郑州地界,自然要确保万无一失。

「不知道,不过,既然他可以试探,我们也可以来个夜探钱府!我自认轻功还不错,就让我晚上去一次!」

钱海想了想,「算了,我不过是为他们办事而已,只要不暴露出去,他们成功了我们沾光,他们失败我们也不会受到牵连!你在外面鬼混千万把嘴巴放严实点,别一不小心说漏了嘴。

她将两碗汤端到二人面前,露出妩媚的笑容,说道:「老爷,洋儿,壮阳汤炖好了,趁热喝吧!我去让下人离开。

早些年钱海年轻,身强力壮,还能满足她,可这些年官做大了,公务越来越多,年纪也大了不少,房事越来越力不从心,可夫人的却日渐强烈,次次都得不到满足。

前几年,儿子也开始明白男女之间的那些事,一次他偶然撞见自己母亲在房中,从未经历过男欢女爱之事的钱洋如何受得了,闯进房中抱着自己母亲又亲又摸。

后来,二人经常趁着钱海不在行之事,可是常言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终于有一次,二人干得兴起时被钱海撞破。

他心中清楚夫人之深,心知是自己冷落了夫人,又庆幸通奸的是自己儿子,若是下人或者外人,那自己堂堂府尹这张老脸往哪放。

此事他只能作罢,这时钱洋却提出,不如父子二人轮流伺候张萍,也省得她到外面勾引野男人,惹出笑话!钱海想想觉得儿子的话也有道理,这儿子本就是母亲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做这种事也不算给自己戴绿帽,于是便同意了。

从那以后,父子二人轮番上阵,让妇人着实舒服了好些日子,可惜好景不长,渐渐的,轮流搞又满足不了她,无奈,钱海二人只能每晚一起干张萍。

随着年龄增长,张萍的越来越强,从一年前起,父子二人越来越支撑不住,钱海只能花重金求购各种物,每日炖汤滋补,以求能满足下自己那索求无度的夫人。

这边,二人喝下壮阳汤,感觉到已有反应,似是有无穷的力量!张萍摒退了下人,来到房中,将房门锁上,也不待二人吩咐,主动将外套脱去,上身便只剩遮挡胸脯的红色肚兜。

张萍裸露着粉嫩的玉臂和光滑雪白的背部,丝毫不感到害羞,一边扭着丰满的,一边将头上的发簪拿下,乌黑的头发瞬间落下,披在的肩上。

他来到钱海面前,妩媚的看了他一眼,蹲下身,替他解开腰带,轻轻将他中软软的掏出,然后便张开嘴一口吞了进去,开始一上一下的吞吐起来。

钱洋本是色中恶鬼,见此,便蹲到张萍身后,一手从她背后伸到肚兜中揉捏那不能一手掌控的大,一手从后面探到裤子中,探索着下面那神秘森林中的大峡谷。

看到这里,赵斌心中已然明了,这天底下污秽不堪的事情太多了,都说皇宫大院里最为,想不到这堂堂府尹家中倒也不遑多让,可惜这一家亲的好戏他没兴趣观看,既然已经探听到有用的消息,他便悄悄离开了。

钱洋感觉到母亲和下身的变化,淫笑道:「娘,你的乳头硬了呢,比花生米还要大,真骚,下面已经完全湿透了!」

说完,钱洋的大拇指摸向了张萍的后庭,只觉她的处整齐干净,显然是刚刚清理过,只是菊花中间已经张着一个不小的洞口。

钱洋好不费力的便把大拇指插进了张萍菊花之中,三根手指隔着一层薄薄的直肠璧开始玩弄张萍的下身。

两个洞中的快感直冲大脑,将她冲击得无比舒爽,她眼神越来越迷离,身体越来越软,口中吸允得力度也越来越大。

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强烈,钱海仰头靠在椅子上,脸色越来越红,喘息越来越快,「哦,夫人,你的技术越来越好了,哦,!」

说完,钱洋便坐到椅子上,自己解开裤子,掏出,把张萍的头拉到自己胯下,「娘,替儿子含一下!」

钱海见此,心中很是无奈,可是,不该做的都已经做了,而且做得还很过火,现在的情况自己也已阻止不了!算了,只要他们娘俩高兴,纵是以后自己身败名裂又如何?

钱海蹲下身,双手掰开张萍的沟,拨开,仔细看了看自己操过几十年的,曾经那粉嫩的外阴如今已黝黑不堪自动张开着,以前紧闭的菊花现在也已露出了小拇指粗的洞口。

钱海叹了口气,都是被自己和儿子操成这样的啊,他并没有嫌弃,提着从后面插进了张萍的中。

看着自己的齐根没入张萍的中,前段更是挤进了子宫里,钱海感觉快活无比,说道:「夫人,这么多年了,你的里面还是那么紧。

张萍被前后夹攻,嘴里和里都塞得满满的,口水、直流,喉咙里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完全沉浸在欲海之中。

看着张萍舔了下嘴角的,钱洋心想,「娘真是骚的可以啊,比妓院里的娘们还厉害,不过娘的魅力可是不小,操了这么多年都不腻。

钱海见儿子射了,将张萍抱起,放在床上,他知道儿子对后庭感兴趣,自己便躺到张萍身下,让她卧在自己身上,挺着从下面插进里。

这个姿势,张萍终于能自己动了,她双手撑在钱海胸膛,自己抬起,然后重重落下,每一次落下,插进子宫里的那种充实感都让她快活的要死去一般。

钱洋将食指、中指插入张萍中抠弄,「那些妓女都没娘喊的那么大声,也没娘喊得那么,只会嗯嗯啊啊;嗯,也没娘的黑,你的已经黑的跟木炭一样了,还有,没有娘那么开,娘你的随随便便就能插进两根手指了。

张萍的骚浪给了钱洋巨大的刺激,他蹲起身,直接顶进了张萍的小,还好平时插的比较多,直接吞掉了,「娘,你个骚贱人,竟然勾引自己儿子,看我不肏死你,你的里,我要用给你灌肠。

身下的钱海受到刺激也开始快速挺动起来,他们两个人很有经验,要么同进同出,要么一进一出,很快张萍就有了快感,两个洞洞都冒出了,噗嗤噗嗤的声音连续不断,张萍忍不住起来,「啊……嗯……好舒服,不要停,用力,用力干我……哦……干我……干我……啊……好爽……」

「我要干小屄和,我要你们肏的两个洞都开花啊!我的要吃掉你们的!啊……我要给我灌肠。

这时候,父子二人却极有默契的停止了,张萍顿时觉得两个洞中如蚂蚁噬咬一般,奇痒难止,不由得自己挺动,「啊……好痒啊……别停下来啊……继续操我……」

见他二人始终不动,张萍实在忍受不住,只能自己前后抽动,一下又一下,却始终不如父子二人一起抽动来的那么爽快。

父子二人闻言,又开始抽动了起来,两根隔着一层肉壁,同进同出,一起顶到最深处,「啪啪,啪啪,」房间里此时已全是的声音。

张萍心想,又来这一招,这次不能让他们那么容易得逞,她用力夹住下面的两根,小屄和都紧紧的咬住,里面的嫩肉开始蠕动,不断的挤压着,虽然受的刺激很大,但是他们绝对更大,果然,他两都忍不住开始继续肏了起来。

父子二人同时抬着张萍的,将她稍微抬起,然后直接放开手让她自己落下,每次都会没根而入,给特别的充实感。

一刻钟之后,张萍就快要了,可下面两个却不争气,又,她急忙把前面钱海的拔出来,先让后面里面的射,烫的她一声,「哦,好烫,好舒服,射到直肠里吧……」紧接着,又两记射了进来。

两个男人气不过,直接把半软的又塞到了张萍两个洞里面,强行,过了一会儿,又都硬了起来,继续开始肏起来了,由于是第二次,父子二人都很持久,不一会儿张萍就要了。

「啊……干我,快点干我,好痒啊!好舒服啊!肏我……把我肏死吧!啊……肏我……肏……」

三个人不断的变换体位,小屄和也不断的被干,在张萍三次之后,二人又一次射在了张萍的里面。

「爹,这个开始发浪了,欠肏,既然她想被干坏,我们当然成全她,哈哈!」钱海点了点头,肏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自己夫人挑衅呢!

第一个插进来的是钱洋,张萍舔着嘴角,用迷离的眼神看着他,刺激太大了,钱洋疯狂的开始肏着张萍的,前面小屄也流水不止,这时钱海过来肏张萍的小屄,他们站立着把她夹在中间,同时往中间插着。

张萍的和一直都被爆肏,都不知道了几次,最后她完全没有了力气,只能瘫软在床上,任他们父子二人肏了,不时了,痉挛的身体带动着小屄和一起收缩,夹住两个,不让它们出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张萍回复了力气,他们两个也已经射了两次,都在了她的里面,里面满满的。

张萍见二人已经躺在床上,也已完全变软,却感觉自己身体中再次升了上来,双手伸到,开始了起来。

钱洋回过神来,却见母亲又在,忍不住怒从心来,想他父子二人干了那么久,竟然还没有满足这个贱货。

他上前将张萍的手拿开,骂道:「你这贱货,要几个男人才能满足?你不是要吗,好,我就用比更粗的满足你。

张萍的后庭虽被插过无数次,却还没到能容纳一只手的程度,「啊……别……你的手太粗了……啊……要裂开了……饶了娘吧……」

感觉到阻力有点大,钱洋用尽了左臂的力量,终于将左手塞了进去,结果用力过猛,整个左手小臂都整个没入了张萍的中。

钱洋两只手在张萍的两个洞中不停玩弄,时而,时而捏起拳头在里面旋转,时而张开手掌将内壁撑到极致,时而用指甲刮弄娇嫩内壁,短短一会功夫,张萍就被儿子弄的好几次。

「爽……好爽啊……哦哦哦……从来都没有这么爽过……啊……再往里插吧……哦……伸到骚货肚子里……哦……,再用力点……啊啊……又要到啦!」

后面半个时辰,钱洋就这么不停的玩弄母亲的,直到张萍翻出双眼,瘫在床上,完全昏死过去才停止。

他将双手抽出,见张萍下身两个洞已经完全闭不到一块了,透过微弱的烛光,已经能看见里面的子宫和直肠壁。

既然已经清楚出谋划策的是谁,而且也知道钱海的一个把柄,现在就看他们下一步要怎么对付振威镖局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ostelhangz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