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性潮高叉动态图片 肉捧好大好长好硬好爽

一路上不断地有司机和小旅馆老板过来拉客,而那些巡警,就站在几米外的地方抽烟聊天,没有人想要过来管一下。

人口不多,景象破败,一路上连座像样的高楼都没有,路过的超市里传出低档音响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庸俗歌曲,时不时有乱穿马路的行人、见缝插针的摩托车和完全不讲交通秩序的叁轮车引起的驾驶者之间的粗言恶骂。

偏是偏了点,好处是家家都有一个小院,整齐地排出一列街道,门前种些花果蔬菜,倒是比县城内更让人有好感。

在门口下了车,院子里立刻出来几个亲戚帮忙接行李,雨瑶17年来第一次回来,这些叔叔伯伯的一个都不认识,衹好由大姨一个一个介绍,而自己一个一个招呼过去。

她死的时候也不过四十岁,按照现在城市女人的保养的能力,她本该是和自己组成一对走到街上会被人误认为双胞胎姐妹的美艷母女花。

可惜,从雨瑶记事起,母亲就是疯疯癫癫的,被自己照顾多过照顾自己,别说保养,脸都未必每天洗,长期的病态导致四十岁看起来就象是六十岁一样,每天蓬头垢面,和美貌连不上半点关系。

「妳个女人家,人家雨瑶头一次回来,妳不好好说话,就知道哭哭哭!」看到大姨说着说着又抽泣起来,姨夫在旁责骂。

「对对对,不说这个了,赶紧吃饭赶紧吃饭,坐一天车也够累的,房子都给妳们收拾好了,吃完饭就去休息。

「哎?大姨做的不像吗?这可是跟美婵学的,看起来红得很,其实吃起来一点都不辣,可鲜了!美婵这丫头啊,不知道咋就那麽会想,做出来的东西虽然都奇奇怪怪的,但都好吃的很,来,大姨给妳加点……」

美婵美婵美婵!从回到这里,每个人都在说那个疯女人!我讨厌她讨厌她讨厌她!就是因为她,自己从小被同学嘲笑!爸爸工作忙,家长会从来都没有人去参加,老师家访时她就跟个小狗一样在屋里乱转,放学回家老是遇见她在翻垃圾桶,看见自己就远远跑过来,手里还拿着捡来的破布娃娃要塞给自己。

那时同学们的奇怪眼光让自己想!但是她,永远带着那种扭曲的笑容,就算自己把布娃娃摔到她脸上也是!为什麽?为什麽别人都在说她的好,那个疯女人有什麽好!!!

其实雨瑶也很内疚,毕竟对方是长辈,昨天自己也太过没礼貌,但骄纵了惯了的她从不曾有道歉的习惯,尽管心里说了对不起,人却是面无表情地从大姨身边走过,去院子洗漱。

由于在北京已经开过简单的追悼会,父亲不愿再铺张,所以在老家也没有依照旧俗设灵堂守丧,仅是选好了日子出殡下葬。

惠芬是大姨的女儿,比雨瑶大四岁,和大姨一样又黑又瘦,农村结婚生育都早,她才21岁就已经抱上了娃。

惠芬这辈子几乎没出过县城,看见雨瑶的什麽都觉得稀奇,毕竟是大城市回来的,虽然雨瑶穿戴都很随意,但在她眼里也算得上是花枝招展了,尤其是那双粉色休闲鞋,就算是再不讲规矩,穿红鞋出殡怕也要被骂死,回来的时候匆忙,父女俩竟然都没想到这一点。

大清早没生意,几个五十来岁的大叔在店门口围作一堆,不时传出粗喉咙大嗓子的「跳马、出车」的喊声,几人目光都紧紧盯在棋盘上,直到惠芬叫了一声「老赵叔」,一个手捧茶杯观战的老汉才抬起头来。

老赵从失态中回过神,但神色依旧复杂,听完惠芬的介绍,他带着奇怪的表情,与被他惊吓到抬头的其他几个男人对视了一眼。

四个老汉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让雨瑶觉得很不自在,对惠芬的问题更加是莫名其妙,他们四个关系好自己怎麽会知道为什麽?

「我听我妈说啊,这四个叔年轻时候立了个君子协定,就是共同追求我美婵姨,谁追上了,其他人也不许红眼。

当年他们追不上我美婵姨,现在妳回来了,打扮的这麽漂亮,还跟妳妈长那麽像,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起什麽坏心思。

现在社会这麽乱,虽然都是街坊邻居,但新闻上那些做坏事的,好多都是对熟人下手,知人知面不知心,我说的都是为妳好,妳可别不当回事啊。

农村人好客,街坊提着东西上门,哪有拒绝的道理,大姨很快就准备了几个下酒菜,买了几瓶白酒,支起桌子让一桌人坐下。

雨瑶无措地看看四周,大姨和惠芬已经离桌,姨夫和父亲都醉的差不多,完全没有要保护自己的意思,反而用眼神示意自己别拂了长辈面子。

在北京不是没喝过酒,和同学聚会时雨瑶多少碰过一些,但那基本都是红酒和啤酒,辛辣的白酒一下肚,立即就是火辣辣的感觉翻上来,雨瑶连眼眶都红了,摆手示意不能再喝。

「就是,美婵那麽好的女人,在村里时候谁不把她当仙女捧着,跟了妳后他妈的两个正常人的日子都过不上,妳给我们解释清楚到底是怎麽回事?」帮腔的又是老李。

「哎呀,这怎麽回事啊!说了让妳们少喝点,这咋一扭脸就闹上了呢!」听到动静,大姨连忙从厨房跑出来,和姨夫一起拉开满面怒容的老陈老李,和沉默不语的父亲。

「嫂子,我他妈的不服气,今天必须让这小子给我解释清楚!看看到底是不是他亏待了美婵!如果是,我就算拼着这条老命也要给美婵讨回公道!」老陈依旧不依不挠地想要挣开大姨。

四个大男人在这里为难我们父女俩很光荣麽?就算是妳们都喜欢我妈,但是我妈离开这儿都二十年了,妳们不觉得自己有点热情过度吗?是不是因为我和我妈长得像,过来重温年轻回忆来了?有时间多回去哄哄自己的老婆孩子吧!!!「气哄哄地扔下这些话,雨瑶拉着一直一言不发的父亲进了屋。

那是十岁时父亲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十分可爱,十分乖巧,陪在她身边整整两年,然后有一天,失踪了。

雨瑶衹看到本来就不干凈的母亲,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身上遮不住的臭气熏天,怀里是已经分辨不出的小狗尸体。

年幼的她,固执的以为是母亲杀死了自己最要好的伙伴,哭闹着要将她赶出家门,直到父亲将她关进厕所才渐渐平息下来。

想到这件事,雨瑶的鼻子才酸了起来,也许是疼惜那条无辜死亡的小狗,也许是埋怨母亲残忍地将那个画面呈现在自己眼中。

下葬、填土、烧香……按部就班的仪式逐项进行,雨瑶怀唸着小狗刚到家里还走不稳路的可爱样子,痛哭出声……

接连不断的客套应酬让雨瑶不胜其烦,明天就是头七了,熬过今晚一晚,就能回到熟悉的北京,在钢筋水泥打造的璀璨繁华中过自己的日子。

这时,鞋店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老赵低着头数着手上的零钱走了出来,一抬头看到了雨瑶,愣了一下。

「别叫!」大手捂住了她的嘴,老赵似乎下定了什麽决心,连拉带拖地将雨瑶带进了鞋店,里面叁个男人同事抬起了头,惊讶地看着两人。

村里人少,为了热闹,按照习俗,无论婚丧嫁娶,无论是否熟识,在办仪式这一天,全村老少都会聚集到事主家,从中午呆到晚上。

结婚的一对男女她并不熟悉,但是酒是从自家买的,父亲自然也被纳入主事行列,母亲去得早,坐席的任务便由美婵来完成了。

自己已年满二十,长辈们连连催问何时成家以及不厌其烦地撮合提亲自然不必说,村里的那些小伙子们更是借着主人家的酒缠在自己身边不愿散去,时不时有人借着酒疯沾两把便宜更是常有的事。

今夜亦是如此,未婚的年轻小伙就不必说了,就连、赵强、陈硕、李峰这四个已经成了家的,也趁着媳妇要顾孩子回去的早,围绕在自己身边不停敬酒调戏。

婚宴上不能闹难堪,再加上这四人对自己倾心已久,虽然烦人,但这几年下来也不算没有交情,美婵不便发作,衹得能推掉一杯算一杯,就算推不掉,自己现在也一点醉意还没有,应该能应付过去。

「美……美婵……妳酒量……怎麽那麽好……我们……几个……联手……都灌不醉妳……」路上,陈硕大着舌头跟她搭话。

「不行……我们……不服气……咱们……找个地方……继续喝……我就不信……灌不倒妳……」赵强最爱生事,见美婵说话平稳,几乎一丝醉意都没,脸上挂不住,嚷嚷着续摊。

「什……什麽媳妇!美婵妳就是……我媳妇,妳衹要……愿意……跟哥好……我回去就……休了她!」醉的最厉害的李峰已经开始胡言乱语。

走到玉米地时,美婵已经彻底被激怒,在赵强嬉皮笑脸地把爪子往自己胸脯上伸来的时候,狠狠地甩了他一个耳光。

因为知道美婵不喜混混,所以几人在她面前都很收敛,不过几年来被各种漠视各种冷落,心里的怨恨不是没有。

尤其是成家以后,攒了二十多年的有处发泄,也知道了日女人不过也就是那麽一回事,虽然仍对美婵唸唸不忘,但早已不似当年把她当女神一样看待。

此刻赵强酒疯发作,明摆着是要美婵,叁人虽然觉得不妥,但踹也踹了,骂也骂了,横竖明天传出去谁也跑不了,还不如……

赵强已经不顾美婵大力挣扎,抱着她钻进了玉米地,事情到了这地步也没什麽好犹豫了,反正这辈子谁也没指望跟美婵成为一对,干脆索性一起干一次,就当断了唸想。

那年头的农村,法制观唸淡薄的可怕,曾有男人抱着「不就不犯法」的想法,把女人剥光了绑在树上展览这种荒唐事发生。

夏天晚上虽然还有点热,但那年代保守,美婵又害羞,害怕带子从短袖里衬出来,除了衬衫外还穿了个小背心。

四个混混,能娶到什麽样的媳妇?以前衹上过自家女人的四个人,一直以为女人了衣服都差不多,但今天看到美婵的乳房,才发现世上竟然还有自家女人即使生完娃涨奶时候也赶不上的大肉团子。

也第一次知道原来女人身上的皮肤可以这麽白,奶头可以这麽粉,腰可以这麽细,含怒而视的表情也可以这麽漂亮。

不由分说地,那年头正流行的软料裤子也被扒了下来,白色叁角裤衩直接被撕开,刚才那对给四人的感觉还是震惊,现在这张屄露出来,四个人是直接当场就呆成了。

干凈、粉白,中间一条紧闭的小缝,除了微微隆起之外,和蹲在路边上撒尿的那些叁岁小女娃没什麽差别。

那时的他们还不知道「白虎」这个词,衹觉得比起自家媳妇那黑毛丛生的,这才应该是女人的屄,是符合男人幻想的性器。

如果进玉米地前,叁人对赵强的冲动还有所责怪,现在就衹剩下了满满的感激,因此让他拔头筹也没什麽怨言。

做梦也想不到这四个虽然浑,但平常表现还算有礼的男人竟然对自己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她后悔自己为什麽没有多等等父亲,偏偏选择一个人回家,她也后悔自己为什麽要逞能跟他们拼酒,让几个人现在都失去了理智。

可是再多的后悔也没有用,粗大的撑开干燥紧闭的花唇开始侵入,从来没有人碰过的地方传来撕裂的痛感,她双腿乱蹬,脚丫却被捉住,把双腿强制分开,胸前有人在胡乱的揉搓,双手被死死按住,衹有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流着泪的双眼盯着赵强,露出哀求的神色。

给自己婆娘的时候,虽然一开始也进不去,但头在屄口蹭了几下,婆娘就开始流水,后来借着润滑就捅进去了。

「妳他妈想得美!」赵强怎麽可能让出给美婵的机会,情急之下也想不出别的,吐了两口吐沫在手上,往上一抹,也不管自己会不会疼了,双手把那条细缝分到最大,能看见粉嘟嘟的嫩肉中间分出一个覆盖着半透明薄膜的小圆洞,朝着洞口用力捅了进去。

「嗯!!!!!!!!」美婵的头高高扬起,牙齿死命咬住嘴里的破布,用力之大,连脖子上的筋也凸了起来,眼睛张到最大,眼珠仿佛要弹眶而出,紧缩的瞳孔周围,细微的血丝一点点扩散开去,四肢的剧烈挣扎让几个人几乎按不住。

坦白说,赵强几乎感觉不到任何快感,象是被人紧紧攥在手里,随时有捏断的可能,供血都流通不畅,胀的生疼。

但他的心里是有快感的,足以超越任何生理快感的满足感,尤其是感觉到一股热流从交合处涌出的时候,这一刻,美婵是他的女人。

剧烈疼痛和突遭异物闯入的本能收缩已经过去,里终于放松了一些,赵强的眼睛躲避着那道目光,缓慢地起来。

虽然美婵的目光让几人都有点心悸,但看到那粉白的嫩肉紧夹着粗大的,形成对比鲜明的画面,他们又都觉得这都是值得的。

任凭在体内冲撞,任凭脏手在身上摸索,任凭四双眼睛对自己尽情地猥琐,除了巨大痛楚带来的痛哼,美婵没有再发出一点声音,衹是用痛恨的目光看着驰骋在身上的男人。

「妈的,不要这样看我!」一耳光抽在美婵脸上,赵强痛恨自己,痛恨自己没有勇气迎上那道目光,对这个女人,他毫无办法,衹有暴力,衹有通过暴力,才能让她移开眼睛,才能让自己觉得高高在上,掌控一切。

「操!看老子不把妳干的求饶!」一把抽出了美婵嘴里的破布,赵强如同愤怒的公牛开始大力操干起来。

他的女人,除了第一次痛的哭爹喊娘,后面每次才干几下就嗷嗷浪叫,他相信美婵也是一样的,现在衹是刚的痛苦,过不了多久,她也会在自己胯下的。

这场一直持续到午夜,四人才发现倔强的美婵早已睁着眼睛晕死过去,身上布满指痕,一片血污狼藉。

兽欲发泄完毕后衹剩下无尽的恐惧,胡乱地为美婵套上衣服,几个男人在夜色中仓皇逃脱,衹剩下月光,照在失去神采的双目上……

赵强首先坐不住了,他找到其他叁人,合计着也许美婵还没来得及将这件事捅出去,也许她是想走法律途径,已经找派出所报了案。

之所以一直没有找婆家,是因为她的心不在这里,而是在外面更大的世界,她会记住我们的罪过,让我们用一生的时间去忏悔、去弥补。

连结婚的时候,她都没有回来,没有在老家办一场婚礼,我知道她不愿意见我们,更不愿意生活被我们打扰,我们衹能在这里悔过,永远没有当面求得她原谅的权利。

看到妳,就像看到当年的美婵,我犹豫了很久,刚刚在门口遇见妳的时候,我知道这是老天爷给我们最后的机会,所以我把妳拉进来,告诉妳这些事,我们任凭妳发落!衹是,当年我们四个,我是老大,他们叁个衹是听我的命令,求妳跟说的时候,让他们抓我一个就行。

望着窗外飞速的景色,雨瑶的心,也仿佛跟着时光,退到二十年前,那个破灭了一切的女孩,是否也如自己现在一样,呆望着窗外,不知如何度过接下来的人生?

「爸,告诉我,我妈是怎麽疯的?」这个问题,年幼的她曾经问过,但父亲拒绝回答,后来,自己对母亲的厌恶与日俱增,渐渐失去了知道所有关于她的事情的兴趣。

初次入住单元楼,初次乘坐电梯,初次见到雄伟的长城,初次亲眼看见广场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

如同大多数婚姻都是爱情破裂的开始,生于六十年代末的保守的吴江林,在新婚之夜发现妻子并非完璧时表现出毫不遮掩的愤怒。

他无从得知美婵是何时有了其他的男人,是在老家,还是来到北京以后?无数次争吵、责骂,甚至以离婚相逼,妻子始终守口如瓶。

吴江林一杯一杯地灌自己,但无论有多醉,「绿帽王八」四个字始终响在耳边,对他发出最无情的嘲讽。

倔强的美婵,承受着一记记耳光,一记记重拳,紧咬着牙关一声不吭,衹有双手,牢牢地护住了肚子里的小生命。

早已在内心里把那个孩子当做路边野种的吴江林,看到妻子如此的表现暴怒到失去了理智,他揪起美婵的头发,狠狠向墻上撞去,一下一下,一下一下……

回到北京,拖了一堆工作的吴江林开始没日没夜的加班,大部分时间,雨瑶除了上学,就衹剩一个人在家里。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ostelhangz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