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好大好深啊别停 小妖精含牢了我喂饱你s

我今年32岁,男人们都说我好看,皮白,我自己不满意的是,生了孩子以后,我略微有点胖,但不算太超重,应该算丰满,主要就是大腿和胯宽。

我刚蹲下就听见那边有脚步声,一女的来了,进了我隔壁,如果没有隔板的话,那画面多有趣,一男一女光蹲着,距离不到半米。

第二天早上,我爸妈去赶海「赶海:在海水退潮时去滩涂捉些没来得及被海水带走的小生物,螃蟹、蛤蜊、虾耙子之类。

想嘘嘘,就去了洗手间,感觉听见隔断外边正前方有人,好像有衣服磨擦的声音,然后半天没动静,显然有鬼。

我心跳热烈,鬼使神差,我把手伸到阴穴上抚摸起来,一会儿揉搓,一会儿磨擦,眼睛一直盯着门外的男式凉鞋,内心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我的呼吸加快加重,伴随着难以扼制「也不打算扼制的」轻微,心尖的欲火剧烈燃烧,很快泛滥、胀大、红肿,我整个身心进入忘情的境界。

我实在憋不住了,瞅不远处有一沙丘,上头扣一破渔船,后头是一排松树,挺密实的,就寻思着过去解决。

早饭前他会早早起床,冲个凉就钻进洗手间,早饭后又一头扎进洗手间,怎么叫也不出来,老说肚子不舒服。

只有我知道她的脚有多美、多么震憾人心、从哪些角度看分别是什么视觉效果、我心底多么渴望摸她的脚、闻她的脚、拿她的脚射她的脚,可我不敢开口。

别人都在睡懒觉,我就一个人出门散步,没什么具体目标,后山很安静,走了好久都没碰见人,当时大概才六点。

我一边走一边左看看右看看,上面有鸟叫,四周有枣树、桃树、栗子树、山楂树、花椒树、刺蒺藜啥的。

继续往前走,走啊走啊走,进了一片树林,从这片林子往山下望,景色特别美,我耽搁了一小会(第三个错误!)

又过了一会,肚子突然给我一个强烈,疼得我立刻迈不开步、当场就弯下腰,感觉有几万吨的气体压力在我直肠里往外逼。

不夸张地说,我当时真的直哆嗦,疼得哆嗦,上面的脸跟着哆嗦,我想起我来度假村之前就已经有两天没“大”了。

忽然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很随便,是两个正在变声的小男孩,说昨晚大饼好吃、炖肉不好吃,一听口音和说话内容就能肯定,也是游客。

我抬头一看,两个十四、五岁的半大小子站我前面十米开外、张着大嘴望着我,完全被我“雷”住的样子,挪不了脚。

当时我大脑一片空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因为我当时在那样的状态下,根本动不了身体,完全陷入被动、完全没设防。

我好像对度假村特别渴望,特别贪心,特别期待下次的放假,期待能再去度假村,同时好像期待能再遇到什么陌生人。

他刚进来的时候,是慢慢的进,我有一种被入侵被羞辱的感觉,感觉到弟弟一点一点进入我体内,我有一种献身的崇高和被的快感。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有时候一下子进来好深,我会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肠子里面又麻又痒,一下子得到了“痒痒挠”。

他慢慢地抽动,我能感觉到他的形状,能感到他突起的那个沿,感觉我的儿被撑得满满的,感觉很缠绵,止不住地出水、出水。

伴随每一次有力的冲击,快感迅速聚积,感觉他在我体内进出,进的时候就很舒服很满足,出的时候就很着急就特别想要。

然后以屄为中心向全身辐射散射蔓延,下到脚掌上到胸口,全是满满的,热水充盈似的,爽得难以言说。

他在我耳边不断说着粗话:“骚货!我买了一根警棍、我要拿警棍肏你、拿猪鬃使劲扎你尿道、拿活泥鳅灌你直肠。

挺俩大咂儿,一边奶着孩子一边挨我肏.我把爸妈的话暂时抛开,摸姐姐软乎乎的,摸她胖嘟噜的奶头子。

他说要把我扔进男监狱、一大群男犯人围上来、扒光我、检查我的、我、我、蹂躏我、用电线把我绑起来肏.

我觉得抽动时被什么粘住似的,往里时,胀啊胀;往外抽时,有东西不让出,整个被绵绵的屄肉缠上了,进一次胀一下,出一次紧一次。

我说我姐夫看来是要彻底玩儿消失,我呢反正是不打算结婚,咱不如把各自的小房卖掉,合资买一套大三居。

我经常想象自己被喜欢的男人摸逼,喜欢他们边摸逼的时候边说粗话,然后用粗粗的、把我肏到哭岔气、腿抽筋儿。

她说:“爸爸肏得我真舒坦!我欠肏!我好啊!使劲肏我大,了,好粗噢,肏死我了……快!我要死了!快快!我要死了!”

睡正香,一耄耋老太太飘进我的房间、站到我床前跟我说:“唉,真不想告诉你,可我还得告诉你……其实你姐死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ostelhangz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