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上男下式吸奶xxoo:嗯你们一起来别停舔我-w

但是都是真实的情感摹写,希望大家可以看到一个人内心深处的东西,有善良,有;有怯懦,有勇敢;有悲哀,有欢乐……

在印象里,妈妈没有美丑的概念,只是知道,我的身体和妈妈的不一样,於是很神往,想知道妈妈的身体是啥样的。

当然开始的时候我是轻轻地,后来我见妈妈没啥动作,我就开始拼命地往下钻,因为我不够高,脚也不够长。

但是,这样的日子终究不长,妈妈后来就让我一个人睡外面的小床了,虽然有时候我会赖在妈妈的床上不走,但是每次我照例去用我的小脚伸到妈妈的大腿中间的时候,妈妈就紧闭了双腿,还用手轻轻地打我的脚背。

但是想要探究女人身体的热望也逐日增加,记得十岁的时候,我的大表姐已经是十六七岁了,胸前鼓鼓的,我居然有一次,把我的手重重覆盖在她没有戴乳罩的咪咪上,虽然是电光石火之间,表姐还是发怒了,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

但是,小孩子的记性实在不好,终於到了一个夏天,天气出奇的热,妈妈穿着宽松的,在卧室午睡,我就偷偷地,在妈妈的鼾声里,把妈妈的往下脱,於是平生第一次,看到了一个成年女人的生殖器。

圣明的主啊,请原谅你无知的小民吧,我发誓,我只是偷看了一眼,我被眼前的骇人景象吓呆了,那个有着浓密毛发的所在,是我不曾想到的,我迅速把妈妈的恢复原样,然后飞一般地跑到家门外的竹林里躲起来。

我开门后,当然免不了被妈妈骂了一顿,说一定是做啥坏事了,我不记得我是不是承认了,但我确实记得,那次我真的没有被打。

一边聊着往昔同学时光,聊着我曾帮班上的一个男同学写情书追她,琼说,我一看就直到是你写的,班上就你文采能这样好。

我开始说,其实我高中的时候也是喜欢她的,我发觉自己在说谎,因为我自然地开始说普通话,就如在上课一样,斟酌语句。

我很想拉开灯看看,但被她阻止了,但是当我激动地,平生第一次把手覆在一个女人的奶奶上的时候,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柔滑。

有时候很寂寞,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停住了,我知道她的意思,但是情欲的火把我烧的失去了理智,我不说话,使劲地褪她的裤子。

了却我的一个心愿,你知道么,你在读大学里的那些年里,我每次回老家,明知道你不在家,可是我也要走几十里山路,到你家门前那个巨大的山石上,坐一个下午。

但是这件事,直接后果是,我们学校的那个对我的有点意思的女老师,明确地告诉我,她很失望!当然多年后,琼还是和我做了爱,但却是后话。

那是个九年义务教育制的学校,我是师范,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一个大学专科生被分到一个最为僻远的乡小学算是最背的事情了。

幸好挤上国家包分配的末班车,可恨当年读书太过懒散,多考几分,上个重点啥的,怎么可能沦落到如此地步。

曾经苦苦追寻的大学梦证明是一场笑话,因为我不能自己养活自己,幸好学校离我老家仅仅半里地,所以隔三差五地回家蹭饭,而在乡亲眼里心气很高的爸爸从此便蔫了——曾经学习优异的我,带给他的除了昂贵的学费,还有多么美好的未来啊!那份骄傲被现实击得粉碎之后,爸爸的愿望变得十分卑微,赶快让我找个女人,带个孩子啥的。

我也不例外,麻将成了我的最爱——我的技术炉火纯青,但是运气却不好,所以大半的工资都贡献给麻友们了!最为刻骨铭心的是,有一次乡上的派出所居然来真格的,把我们几个正在打牌的老师抓到派出所关着。

以致有一次我到一个很偏远的学生家里家访,路边一个老农看着我笑嘻嘻地说:你不是光老师么?我大为高兴。

但我虽然平时打牌的时候多,可是一旦输得没钱的时候,我就把时间放在进修上,他们都不知道,我已经快把中文本科的科目考完了。

可是终於在1999年的春节,有个媒人来提亲来了,说对方在深圳打工,比我小两岁,中专毕业,各方面条件还行。

当我战战兢兢在黑暗里挺着,胡乱地往她的下身戳的时候,她用手导引着我的,塞进去一个温湿的洞穴,平生第一次,我的在我的身体外晃荡了二十三年之后,终於找到了它的归宿。

我急忙拉开灯,慌乱地看着丽的下身,丽连忙羞涩地闭上腿,用手遮住了逼逼,但是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与她白嫩的大腿不太一致的颜色,似乎有点黑,但是我不敢肯定是黑色还是紫褐色,她迅速地拉灭了灯,把我拥入了怀里。

再黑暗里,我再次硬起来,这次自己认路,轻松地进入丽的,我们开始有节奏地,她会在适当的时候暗示我慢下来。

我心里祈祷,那是血吧!可是第二天早上,当丽起床后,我小心翼翼地揭开铺盖,像淘金工人在金筛里,搜寻那金灿灿的希望,但是,遗憾的是,我只看到一两团白色的斑点,那是我所熟悉的我的凝固后的作品。

大半月的缠绵,我首次感觉到一个男人之所以是男人的快乐!丽的逼也在我再三的要求下,在我的面前袒露无疑,那是一个很特别的逼,虽然目前上过的女概也有很多个了,但是像丽那样的逼,我还是没看到第二个——她的两片小严重的不成对比,一边很短,另一边很长,如果蹲下来小便的话,有点象小男孩的一样凸出在外。

而颜色的确是黑褐色的,我现在知道,有着她那样白嫩肤色的女子,下身却黑的那么厉害,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经历了太多的性经验了。

每次都是,这样的愚昧直接导致的后果是,当她大半月回深圳后,写信告诉我她的大姨妈没有来,然后确凿地告诉我她怀孕了!然后就是自个在当地的一个小医院里打胎。

我觉得自己罪孽深重,我那时候虽然还不知道,这样的打胎对女人的身体又怎么样的危害,但是我知道,我要为丽负责。

当我们在丽租住的小房间里,在深圳那个火热的夏天,热情拥抱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商定那年的春节,我们要结婚,要永远地相亲相爱!那是一个怎样的暑假啊,几乎每天晚上,我都要在丽的厂门口,接丽下班,一起在街边最便宜的饭馆里吃饭,然后回到出租屋,开始两个人水融的。

第二天中午,丽也要利用午休时间,回到屋来,大汗淋漓地大干一回,那已经是一年里最热的时候,我们屋里没有空调。

但是,我们不感到热,只感到快乐!那时候,深圳租房的价格已经很贵,一个套房里隔出好几个单间来,几个平米的房间就是每月400的租金。

丽一个月的工资才800,我自己带了几百块钱,交了两个月的房租后就所剩无几,我们每天吃最便宜的饭菜,最落魄的是,我们身无分文的时候,可离丽领工资还有好几天,我鼓足勇气,在平时常去的开杂货店的四川老乡那里借了二十块钱。

但就是那样的情况下,我们整天都是快乐的!我带了一只笛子,每天都在小小的房间,为丽吹奏一首我最拿手的曲子《梁祝》。

每次我吹起这支曲子的时候,丽就会随着宛转悠扬的笛声翩翩起舞,像一只彩蝶,我们想像着年底结婚后,就如两只自由的蝴蝶在花间徜徉。

丽也跟着我,几年后调入镇上我高中的母校,为了生活,我们开过理发店,开过文具店,开过书店,如果不是琼的再次出现,如果没有我买的电脑,也许,我们到今天,仍然会在老家,我一边教着书,一边帮着丽开个小店,过着幸福的小生活。

原来她在读初中的时候是住校的,那时候有个数学老师,很喜欢她,就叫她当数学科代表,每次晚自习后,就叫她把班上的学生作业带到他寝室里去。

有一次差点做了,那次是在老师的寝室里,两人在床沿上亲嘴,老师就用手去摸老婆的逼逼,摸出一手的水,老师还把老婆的手拉到自己的里去,摸已经硬得坚挺如铁的。

老婆回忆第一次被日的时候,我正在前戏,当我把她弄得四溅的时候,我问,老婆,你的第一次是怎么样的?老婆不肯说,我就坏笑着说,我不介意的,你说啊,你不说我就不弄你了;老婆正来劲的时刻,於是期期艾艾地说出了那件至今也含恨的事情。

当然,那亲戚就坐在床沿和老婆有一句没一句的摆,老婆当时穿的是很宽松的,上衣连乳罩也没带,老婆那时候虽然只有16岁,可是乳房已经发育得很好,加上数学老师经常揉捏的缘故吧,所以在床上像两座小山一样堆在胸前。

其实那时候丽对於真的啥都不懂,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是那亲戚突然就把我老婆压在身下,嘴里说着我喜欢你很久了之类的胡言论语。

我这时候,正在老婆的逼逼里使劲,但当老婆说到那亲戚强行插入的时候,我突然心里一紧,我一点也没有快感,我的一下子就软了,滑出老婆逼逼。

但我严重怀疑老婆的说辞,因为在后来和她时(在她的时候套她的话最灵)她透露的与那数学老师的只言片语中,我感觉他们不仅仅是亲嘴、摸咪咪、摸逼逼那么简单,他们一定是不止一次地了。

后来我在考中文本科的最后几科的时候,我恰好和她的数学老师在一个寝室住,(因为我见过老婆读书时候的照片,那里有她老师的合影),我佯装不认识,男人都喜欢炫耀自己的猎物,我就自己吹嘘以前上过几个学生啥的,果然那个老师就开始说起我老婆,我还仔细问了长什么样,当她说到那个学生的一边长一边短的时候,我的心跳加速,我多么想知道他们究竟没有啊。

那老师接下来说的让我大跌眼镜:那个学生也真骚,第一次和她就不是了,也不晓得是哪个狗日的下手比我还快。

我们只要逮着机会就做,在我的寝室里做过无数次,甚至有一次我带她参加县里的一个比赛,我们在开着的三轮车里都开始亲吻,她穿的裙子,我捞起她的裙子就让他坐在我的上开始干起来,还有一次在她的后山,从傍晚干到天黑,她老妈使劲喊我们才回去……我不知道那晚上我是怎么度过的,但是第二天我起床的时候,枕头都被我的泪水打湿了。

就权当那老师是吹嘘的吧!但是我心底已经埋下了一颗种子,一种道不明说不清的东西窝在心里,随时都可能爆炸或者生发出奇怪或者的想法。

有时候干着干着老婆的逼,就要她讲,她也就陆陆续续地讲了一些,我心疼着,但是渐渐快感居然盖过了耻辱,有时老婆还故意说起那些话题来让我兴奋。

我的工作也还能马马虎虎过得去,毕竟就算是在镇中学,中文自考本科的人也不多,但是我的工资不过700块吧,每个月几乎都是入不敷出的,叫我怎么全情投入教学啊!所以我觉得当时的自己真的不配当一名合格的人民教师——但是生存都无法开展的时候,你凭什么和我讲道德和操守?我於是重操旧业,我和一个朋友联手去打麻将。

但是那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时间久了别人就看出来了,我们打了两月就没打了,我把赢到的钱,花了四千买了台电脑。

买了电脑后,我和老婆都申请了QQ号,白天黑夜的争着上网,店子的生意本就不好,这下不大去守,生意就更其冷落。

她有个QQ同学群,是中专时候的,一次老婆又忘了关QQ,她的一个群里的男同学敲过来一段话,「丽,现在还在和伟联系不嘛?」我有点诧异,没听说过伟啊,我就说,我就连忙敲过去:「你不要乱说,我和伟是清白的。

伟和你隔三差五地跑到学校后面的橘树林里去,回来还跟我们报告你们的战况!」我心里咯噔一下,慌忙关了电脑。

我也不再说什么,只是使劲地插入老婆的,脑海里想像着另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在橘树林里使劲奸淫着我的老婆,我居然不再有那么强烈当然耻辱感,如果我还有心,我已经在这样接二连三的意想不到里,把心一瓣瓣摔碎。

你就强迫自己翻倒初中生理卫生教科书的弟67页,那里讲极个别的女生也会因为高强度的运动而弄破膜。

然后把你婚前所有的男人,连同他们那些销魂或者不销魂的,浪漫或者不浪漫的过往,通通埋进记忆的深渊,永远不再提及。

是05年的春节吧,琼突然说要回老家,说要和我聚聚,我当然很高兴,但我带上了我的老婆,因为老婆也知道我和她的故事。

所有做过直销的人都知道,开始的时候,推销给自己的亲朋好友,似乎很容易,但是当自己的朋友圈子都做完了,想做陌生人市场的时候,问题就来了。

晚上我就一个人睡在店子里的美容床上,当然老婆会在适当的时间里和我缠绵一番,然后她再回到里屋和琼一起睡。

可是有个周末上去,才发现老婆到一个很偏远的镇去宣传产品回不来,傍晚的时候,我在厨房里弄饭菜,琼就关了店门,然后来帮我做菜,我们一起聊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当我们默默吃完饭,正当我准备在美容床上休息的时候,琼洗完澡,穿着宽松的浴袍,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出现在我的身边,我不知所措,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电视里正在放一个那时候很火的《同一首歌》,正当我们紧紧握着对方的手的时候,电视里出现了刘若英,她唱的是《为爱癡狂》:「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的那样的爱我/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爱癡狂……」我突然就把手揽着她的腰,她也顺势就倒入我的怀里。

浴袍里什么都没穿,我的手很轻易地把她的浴袍脱掉,上次我只是在昏黑的夜里摸过,现在却是在灯光下一览无余,她虽然不高,但是身材非常匀称,咪咪挺拔白嫩,逼逼很粉嫩,两片小已经很湿润,我的已经怒不可遏地昂起头。

我和她亲吻着,她喃喃地说,要死了要死了,我一看到你下面就湿的厉害,怎么回事啊……当刘若英最后一次高唱着「为爱癡狂」的时候,我的就已经穿过她的蝴蝶,在她紧窄的里横冲直撞了。

短短几分钟,我正在努力平静自己,希望自己不要太早的时候(一周都没做了,我一般第一次很快。

)我发现她突然紧绷了双腿,两只手把我使劲地往自己的逼逼方向掰,而里我明显感到一阵痉挛,我再也忍不住,射了。

收拾乾净之后,我们就在美容床上睡,但凡去美过容的女士都知道,那是如何窄小的床啊,所以我们一直几乎都是叠罗汉一样的。

反正那一晚,我感觉她的逼逼从来都没有干过,因为我一醒,就会不由自主地翘起来,然后就挨着了她的逼逼,很湿滑的样子,然后就插进去了。

究竟多少次,记不起了,只知道最后是射无可射,最后一次大概在淩晨三点,因为我突然想起我的老婆来。

我想给自己几个响亮的耳光——我真他妈的不是人,自己没能耐,找不到钱,让老婆跟着受罪,自己还要偷腥,算什么男人!我看到农贸市场里有早起的菜贩在争抢着批发着各类蔬菜。

我想自己要是真是一农民就好了,就可以拉下脸来做任何事情,也许能养家糊口吧!在长长的街道徘徊着,看不到一家店铺开着门。

我是不会再回到我和琼的店铺去了;那我就继续漫无目的地流荡吧——直到有一家卖早点的铺子开门,我就径直进去。

老闆很惊奇,但也没问我,那时候他的馒头还没开始蒸呢!在等待馒头熟的当口,我竟然在饭桌上趴着睡着了……

现在怎么办呢?学校的文具店我们是回不去了,风风火火去做生意,大家都看在眼里,也许有些人正想看我们的笑话吧。

老婆就开始坐在摄像头跟前,老婆的五官非常精緻.本就十分白嫩的皮肤,再加上使用玫琳凯高档化妆品所带来的效果,使他看起来是如此的迷人。

老婆不由自主地把视频头往下拉,与齐平,老婆的高耸的出现在镜头里的时候,全聊天室都沸腾了。

我的头也大了,我不知道我是一种什么心理,我现在想来,在我的潜意识里,老婆,本就不属於我,那么,随便什么人看一看,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老婆,请你原谅我吧,不是我不够爱你,是因为我太爱你,可是你婚前的滥性,太让我痛心疾首了。

老婆随便点了其中的几个视频,都看到一只只男人的大手,使劲地撸着自己的,虽然或大或小,但都剑拔弩张,坚挺得怕人。

来吧,露出你的咪咪头……老婆如着魔了一般,听话地解开了自己的乳罩,两个硕大的咪咪赫然显现,骄傲地挺立在镜头里面,我看到老婆的咪咪头从未如此的高挺,粉红的颜色在灯光下闪着迷离而妖冶的光芒。

把惊魂甫定的老婆扛着,快速地登上阁楼,一把把她扔在床上,几乎是撕开老婆的裙子——天啦!老婆的早已湿透,两片也因为极度充血而向两边分开。

丝丝晶亮的淫液在灯光下闪着,不需要任何前戏,我「噗嗤」一声深深插入,老婆就「嗷」地大叫起来。

但是这一切的开端不是都在我的默许、鼓励、甚至怂恿下完成的么?我还能说什么呢?但是我告诫她,开始的时候一定不要把视频对着自己的脸。

可是后来老婆告诉我,有个聊天室的房主告诉她,叫她当「宝贝」,就是开始在大厅里吸引广大狼友,只需要,不需要。

我看到她毫不羞涩地展开自己的大腿,把自己的逼逼毫不掩饰地张开,让那个房主从不同角度观摩她的逼逼。

那更像是一次体检和招聘,没有一点的成分,但是我的心底油然而生一种恨意,恨自己的无能,也恨老婆的为了钱而毫无羞耻之心。

如果真的对我有爱,能这样么?那为什么还要和我结婚呢?也许是听信了她爸爸妈妈的关於教师有个工作,是一张长期饭票的缘故吧?但事实是这张饭票却如此不济。

她是否后悔了呢?她的肆无忌惮,是否宣示了对我的厌倦?我是越来越感觉到她对我的厌倦了——因为每一次,她都敷衍了事。

更加自责是我自己,作为一个人民教师,在讲台上如此光鲜的外表下,却过着如此悲哀的家庭生活!却掩藏着如此肮髒的灵魂!而这,是什么造成的呢?我看到我们镇的政府工作人员,也是一个人工作,却一家人吃香的喝辣的,他们的钱是从哪里来得呢?我觉得我是如此,更加是这个社会!而这的社会把未来的希望又交给这群的老师们来言传身教……天啦!我都不知道怎么好去在讲台上讲人生和理想了!

有一次周末我回去,那时候已经是晚上,我轻轻打开老婆的店子房门的时候,我发现老婆穿一件白色的浴袍,里面一丝不挂。

男人的耻辱感激起了我的最后一丝尊严,我不知道是从哪里来得勇气,一向懦弱的我把她重重地推向了厕所门,那厕所门在老婆撞击下,玻璃轰然跌落。

老婆的泪水无声地流着,我找来创可贴帮老婆贴在伤口上,血很快就止住了,可是我知道,我们心里的伤口,是愈来愈大,无法弥合了。

代价是和他视频,丽也就开始和他视频,亮很会玩,要求蛮多,也很有趣,比如用线穿着一串长生果,一颗一颗塞逼逼里去,然后再一颗一颗拉出来,比如穿的丁字裤,比如用小汤匙把时候激起的淫液掏出来……老婆讲的时候没有一点羞愧的样子。

但最后还是飞走了,老婆留下一封信给我,说她因为亮要她减肥,自己挪用了店子里的两千块钱,去参加一个减肥机构的活动。

但是真没想到,大家竟然都没有骂我,是否是同情弱者,或者我的某些字句正重重打在读者的心里?那么丝丝入扣?

但是你会看到一个人逐渐堕落又逐渐清醒的历程,也许,比以前的更要沉重——因为人生,何曾轻松过?亲爱的狼友们,你说是么?

但我确凿地告诉大家,那男人确实没有骗人,他的确是游戏厅的老闆,但是有和美的家庭,对於丽,只是玩玩而已。

这个我相信(因为她中专学的是机电专业,在深圳也搞的是这个),一个月有时候还是会和亮做一两次。

在她身上学到很多……我突然觉得我和她之间,如天上的白云和地上的流水一样,曾经是一体,现在,却相距那么遥远,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彼此的心。

我现在很惊异,当时的我怎么没想到过离婚呢?其实我现在想来,我正如一个,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一个不如意的男人,但是如果这个男人没有要和我离婚的意思,我是压根就不会想到离开他的。

但是对於一个阅人无数的男人来说,他一定会轻易放弃一个不如意的女人,如放弃街上一个擦肩而过的游人一样。

所以,我有时候很偏激地想,男人啦,在你结婚前,哪怕是把自己的童贞送给店的大妈也好,或者洗头房的小妹,甚至网上的恐龙吧!总之,你得经历女人,这样你才不会把一个女人看得那么重,甚至重得超过了你的自尊。

有时候孩子会看到妈妈的相册,默默流泪,然后哽咽地说:我的妈妈怎么不回来啊?我心里就很酸,我就打电话给老婆,老婆也在电话那头啜泣。

我闲置已久的笔犹如一条刚刚流淌出地表的地下泉水,汩汩滔滔又找到了灵感,我写诗歌,也写一些散文,诗歌散文里都渗入一些浓浓的忧伤。

这世间的女子,有一些崇拜英雄,还有一些,却怜惜那些弱小,尤其是那些海棠花下,一步一诗一咳血的书生。

我的每一篇诗歌和散文,她都那么崇拜和欣赏,而她自己,也开始发表一些珠圆玉润的小诗,在这些小诗里,我可以感知到她因为遇到灵魂的知己,而由衷地兴奋着,犹如再次陷入一场火热的恋爱。

但终於有一天,她告诉我,其实她多年前就听说我的文名,说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觉得我简直帅得惊人。

我咯噔一下,天,原来是个熟人!然后就告诉我她是秀,是我大学同学的老婆,竟然还是我的同事!他们俩都是我们学校的老师。

记得以前每次和她聊天,都觉得她很紧张,脸上会不由自主地飞上红云,想到她老公是我大学同学,好哥们,我也没往深处想。

然后说起自己的家庭——那是我所知道的,就在那个暑假,因为我的哥们、她的老公给一个高三的艺体生补习美术,对那个女生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当时我们镇有个企业家弃商从教,搞起了培训班,把生意做到了县城,却找不到县城的兼职老师,学生收起了,风风火火在我们镇中来找老师,我那会的语文还算是比较出名,而秀因为很小资,平时穿着打扮入时,深得大家的喜欢。

她住在朋友家,而我老婆和琼曾经开的美容店暂时还没转租出去,我钥匙还在,也可以在那里去凑合一晚。

第一次补课的傍晚,我们相约到城郊的路上走走,那会残阳已经落山了,但路上还能依稀看得分明,身旁不时有晚上出来散步的居民。

那时候天已经全黑了,我们在黑暗里手拉着手,向灯火辉煌的城里走,在路过一个小旅店的时候,我们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她说这么晚了,不好去打扰朋友了。

但是她的腿,是如此的修长,匀白,我觉得那些模特的腿,也不过如此吧?但我被足球吸引了,视线又被拉到电视上。

我的手略过她的胸,直接伸到她的下面,外面隐隐有了湿意,当我把她拔掉,用手伸进她的的时候,她已经浑身颤栗,她慌不迭地寻找我的。

我看到秀红红的脸,还有如玉一般柔滑的腿,我禁不住俯下身去,从她的小腿,细緻地吻着,一直到大腿,然后舌头就轻轻舔舐她的,她的颜色比老婆的略浅淡些。

秀舒服地哼着,一边示意我转过身来,我们成69的样子,我感到我的进入了她的嘴里,她的舌头是如此的灵巧,紧紧地包裹着我的,但又不致使我太过刺激,我们就这样默默地为对方着。

第二次结束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秀说,光哥,你好猛啊!看不出你这么斯文,像不要命啊。

我和秀每天都会在互发短信,倾诉相思,虽然朝夕相处,但毕竟不敢大张旗鼓——就算是在城里补课的时候也小心翼翼,何况是在一个学校。

补课持续了大半个学期,那是一段绝美的回忆,我们每周都有接近两天的时间,可以肆无忌惮地相处在一起,特别是在周六上午去城里的途中,有时候是计程车,我们就坐在后排,我就会把手伸进她的裙底(她腿长,穿裙子特别美),隔着她的,轻轻抚摸那两片,直到打湿我的手指。

秀很细心,真真像老婆一样地照顾我,比如,她会在课间休息的时候,从底楼给我端上一杯热开水(我补课的班级在五楼,她在一楼),但是这样美好的日子只持续了大半个学期就因为培训班经营不善中断了。

但是,陷入恋爱中的情人啊,有什么能阻止他们交流彼此的爱恋呢?我们就像两块巨大的磁铁的正负极,不顾一切,创造一切的机会发生交集——比如两个人都在上课,教室相隔着,於是一个就会放下教本,穿越几个教室的走廊,只为在走过教室门口的瞬间,含情脉脉眼神的交汇。

比如她和姐妹们在学校的大坝内聊天,我就会在宿舍楼(补充说一下,为了帮老婆和琼开店子,我把房子卖了。

自己回到学校的青年教师宿舍楼)上,吹起我心爱的笛子,只有秀知道,我吹的那些情歌,每一个音符都飘荡着浓浓的爱意。

她说,我的笛声飘进她的耳管,犹如前,我的温热的舌头轻舔她的耳廓,让她意乱情迷,下身就传来阵阵湿意。

秀就会轻轻说:蚂蚱啊,快去找你的爱人吧!隔着一条河,对面是一条如带的公路,不时有汽车轰鸣着开过。

秀依偎在我的怀里,要我跟她朗诵我新作的诗:我是月光下得凤尾竹,你是夜风中最温柔的一缕么?你轻轻的低语,便引我呢喃无数……还没吟诵完毕,秀便嘤咛一声,用嘴和灵巧温湿的舌头堵住了我的嘴。

秀把双腿使劲分开,我的每一次冲击,秀就嗯……地一声轻哼,与周边的蛙鸣浑然天成,这是我听到的最美的天籁之音。

秀后来形容那次:我觉得我就是一只激流里航行的帆船,不知道的风把我吹到哪个方向,一会儿在穀底,一会儿在波峰。

一会又是高高的悬崖,跟着轰鸣的瀑布,一起滑进无底的深渊,一会儿又随着狂风巨浪,被抛到虚无飘渺的半空……

但是当我掀起她的裙子我发现她穿着,我使劲抓住一撕,就破了,把往大腿边上翻开,就摸索着插进去了。

正在我使劲地的时候,路灯下出现了人影——我的同学带着醉意,踉跄地经过我们的身旁,我们距离不足三米。

那天我和她两口在大办公室里聊天,我同学说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只想起秀的逼,有点红肿受伤,想起昨晚不远三米的地方,秀的老公在我们面前经过,而她的逼里,正被我射进浓精。

秀见我的神情有异,就红了脸走开,因为逼有点受伤的关系,走路似乎不太自然,我突然捉狭地说:老师,你怎么走路不自然呢?秀狠狠地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满是妩媚。

我心里突然没有了刺激的感觉,我看到同学憨厚的脸上,有着一种对於友谊的信任的光芒,而我,却在他的眼皮下,和他老婆说着情话。

去还是不去,我考虑了很久,但是最后还是禁不住,悄悄到了秀的房门,轻轻一推,悄然就开了,然后就在房门后,秀就紧拥着我了。

我的就禁不住耸动起来,秀娇羞地说:光哥,你别急嘛,整晚上都是你的!我突然回忆起下午同学憨厚的脸来,我知道秀的初夜是我同学的,我妒忌得要死,天啊,这样的男人,该有多幸福啊!我就死劲地起来。

但是,一股异样的思想在我脑海里升腾——女人啊,又怎么样啊?还不是一样背着自己的老公和别人!我到底想起我远在宁波的老婆了!我如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还没有,就瘫软在秀和她老公的床上。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ostelhangz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