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每次都把我干的死去活来 最少也是做四十多分钟才射 我特别v

韩德的父亲曾是武林中人,韩德自幼便跟父亲习武,后来他父亲与人比武丧生,临终前交待他不得再入江湖。

父女俩相依为命,日子到还算过得去,韩德每天都要进镇,从镇上回来时,他都会给玉凤带来一二件小玩意儿,玉凤一高兴就搂着父亲的脖子,用自己的粉脸一个劲地磨蹭他的粗脸。

来到七号房间,门虚掩着,她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只有一张床,垂着帐子,床不住地摇晃着,帐子像风吹似地闪动着,她又听到了那种声音「嗯……啊……轻点……噢……轻点嘛……」,她好奇地掀开了帐子,眼前的这一幕使她目瞪口呆。

只见她父亲赤条条地压在一个姑娘的身上,结实的不停地上下起伏,两腿间一根在那姑娘尿尿的地方快速地进出着,一股股透明的液体从那里流出。

玉凤感到口乾舌燥,脸上就像火烧一样热,甚至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身子里有一种从未有过的骚动。

过去花蕾般的乳房已经完全盛开,雪白丰满的乳房一手还不能盖住,粉红的乳晕犹如一片花辨,樱桃似的乳头敏感的蹭过衣服时都会带来一阵酥麻,细腻的肌肤光滑的像一匹上好的丝绸,圆圆的臀部微微上翘比去年更见丰腴,花一般的少女正是上天的杰作。

俗话说:菩萨一天还有三个念头呢,何况是人!韩玉凤这天就产生了一个念头,她要出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她跑去跟父亲说。

一路上她看到的是饥民流寇,听到的是民生哀愁,很少有这么繁华的城镇,平阮有的这儿全有,平阮没的这儿也有。

大街上小商贩呦喝声,卖艺人的锣豉声,贵族们的马蹄声,乞丐的乞讨声,老百姓吵闹声交织在一起,热闹非凡!

像玉凤这样装扮的人本来是不起眼的,但是天生丽质难自弃,朴素的装扮更现显出她清纯秀气,就像高山上的一股清流注入了这个混浊的社会,给大家带来了一片清澈。

自从那天起,多少次洗澡时她都会不经意地扶摸自己的,多少次与父亲的拥抱中,渴望他用那鬍子刺她的娇脸。

门外的玉凤已看得全身发热,双颊火烫,她两手隔着衣服揉着自己的乳房,双腿紧并不停地相互磨擦,一丝丝淫液从中流出,浸湿了,不一会儿连那件紧身衣也湿了一片,她本是猫着身子,湿了的裤子贴在肉上,使翘着的臀部中间明显地出现了一条股沟。

这时,从走廊另一头的房间出来一个人,这人是城中的一个员外,好色如命,但是又很惧内,平时只敢在半夜里来妓院,天没亮就得赶回家去。

他一见到玉凤吓了一跳,正要大叫时却见到玉凤被湿透了的裤子,身为风月老手的他马上就知道这小妮子是动了春情了。

他轻手轻脚地走到玉凤背后,轻轻嗅着玉凤翘着的臀部,那的阵阵幽香直往他的鼻子里钻,刚刚在窑姐体内泄过的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看玉凤的打扮严然是一个女飞贼,可她那美好的身段,丰腴的圆臀,还有飘着清香的淫液都发出了致命的力。

员外彷彿已经看到了一具青春飘香的少女玉体,这时的他什么危险都顾不了了,双臂一张一把抱住了玉凤。

她本能地直起身子,扭头向后看,却与员外的大嘴撞个下着,一股强力的男人味扑面而来,瞬间便令这个春情荡漾的少女再次软化了下来。

玉凤感到一阵阵酥痒从乳房开始传向全身,而且乳房发涨,涨的她难受,她渴望眼前这个男人抚摸甚至挤捏,整个人像棉花一般软倒在员外的怀里。

员外急忙扶她,脱女人的衣服对他这个风月老手来说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三下二下韩玉凤雪白晶莹的玉体便暴露在空气当中。

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高耸的双峰颤巍巍地跟着呼吸一起一落,乳房像剥了壳的鸡蛋一般,上面二粒殷红的乳头更衬托出了乳房的嫩白。

平滑的小腹,纤细的腰枝和肥美的臀部勾勒出优美曲线,洁白修长的双腿紧紧并拢不留一丝缝隙,乌黑的柔顺地覆盖在阴埠上,强力的黑白对比刺激着员外的视觉神经!

嫣红的紧闭着,留给他一道红红的细缝,一丝晶莹的液体从这道细缝中间流出,润湿了两边的。

一个从未开放过的小洞首次暴露在空气当中,里面鲜红的嫩肉受不住外界的刺激,轻轻地颤动着,一丝透明的液体像是清沏的泉水从洞内流了出来。

欲火中烧的员外此刻正觉得口乾舌燥,见到如此情景就像是看到了琼浆玉液一般,一头载了下去,对着口一阵猛吸。

「呜!……不要……啊……」强力的刺激让玉凤禁不住发出了销魂的声,她本能地夹紧双腿,娇躯不停地扭动,彷彿不堪承受这样的刺激。

可是这样却使得她感觉更加的敏锐,她清楚地感觉到员外的手指按在她的上,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从没打开过洞洞首次接触到了空气,而且一缕缕的气流因为员外的呼吸而涌入她娇嫩的洞内,羞耻和兴奋相互作用着,一股热流从体内涌了出来。

就在这时,一张湿漉漉大嘴突然盖在了她的上,这一下使得她猛然睁开双眼,只见那员外伏在她的双腿间,不停地吮吸着。

她还重没看到过这样的情景,也从没想过原来可以这样!新鲜的刺激令她无法抗拒也无从抗拒,她只有紧紧地夹住他的头。

还是姑娘身的韩玉凤何时曾受过如些强力的刺激,她全身不停地颤抖着,双手不知所措地抓着床单,雪白的贝齿紧咬着下唇,双颊泛红,秀气的鼻尖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呜……嗯……哼……」一丝丝轻微的媚音断断续续地从玉凤的鼻子里飘出,尤其当员外粗糙的舌苔蹭过时,媚音忽地转高,好像在什么又好像是在提示着员外什么。

他直起身,抹了抹嘴边的,趴到玉凤的身上,手扶着自己早已对准了玉凤潮水氾滥的,只见他忽地往下一沉,已整根没入了玉凤的中。

「啊!……」玉凤痛苦地叫出了声,膜的破裂让她感到一阵撕痛,不由自主地绷紧了身体,双手无力地推着身上的男人,此刻的她完全是一付弱女子的模样,她根本就忘了自己会武功,忘了只要吹灰之力就可杀了他,不要说只是推开他而已。

员外用自己的体重紧紧地压住身下的小娇娘,一张大嘴亲吻着她的脸颊,双手抓住她胸前的两只小白兔温柔地抚摸,手指更是轻轻地捏着樱桃般的乳头,而在插入之后却一直按兵不动。

紧绷的身子在员外的轻抚细摸下变得放松了,下身的痛楚也不那么强烈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涨实酥痒的感觉。

粗大的把紧凑的撑得满满地,夹着一丝血红的白色液体在之间被挤出体外,顺着韩玉凤粉红的股沟流到床上,玉凤下的床单很快就湿了一。

「唔………唔………哦………啊………」韩玉凤在员外细腻的技巧下快感连连,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阵阵的,她第一次体验到了两性相交的欢愉,原来男女之事竟是如此美妙,她渐渐地迷失在这强烈的快感中,身体不由自主地配合起员外的动作来。

身下女子的娇柔迎合让员外不由地加快了速度,他没想到这小娃儿竟然天生媚骨,她里的嫩肉不停地蠕动着,如一个个的肉圈圈围绕着挤压着他的,令他差一点就走火了,他连忙定了定心神,可不能在她未前就先了,这小娃儿如此娇美一定要一次就把她搞得舒舒服服的,那才可有下文啊,这是员外这么多年来的一个心得。

韩玉凤粉脸通红,额头鼻尖泌出一层细细的汗珠,她忘情地回吻着员外,一双玉臂紧紧地搂着员外的脖子,细腰轻摆,承迎着员外的。

一下子世界静了下来,两人都一动不动地喘着气,员外趴在玉凤的身上,了的泡在玉凤的中,她的有如小嘴一阵阵地吮吸着他的令他很是受用。

而玉凤第一次经历这强力的快感,再加上剧烈的运动,已是浑身酥软,无力推开身上的男人,她竟然在的余温中沉沉地睡去了。

早晨,早起的鸟儿再次唤醒了睡梦中的人们,大街小巷里渐渐地传出了叫卖声,车辆声和马蹄声,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韩玉凤这一觉睡得特别香甜,睡梦初醒的美人倦庸地伸了个懒腰,却发现自己全身赤裸裸的,连忙又把身子缩回被窝里,她记起了昨晚那疯狂的一幕。

旁边的员外还没有醒,她看着他那张富态的圆脸,这个胖嘟嘟的家伙就是她生命中第一个男人,就是他给自己带来了欲仙欲死的快感,昨晚的那一幕让她觉得脸上发烧。

员外轻轻托起她的粉脸,细细欣赏着她的花容月貌:「粉雕玉啄,正是我见由怜的美人啊,怎么样,昨晚上舒服吗?」

韩玉凤听到他的讚美,不由心中高兴,谁知他下半句却如此露骨,这叫她该如何回答呀,她的一张小脸顿时涨得通红。

员外见她娇羞的模样甚是诱人,禁不住把她搂入怀中,两具赤裸裸的肉体立刻紧贴在一起,韩玉凤的大腿碰到了一条软绵绵的东西。

员外对着玉凤的小嘴狠狠地亲了一番,韩玉凤只是象徵式地躲闪了一下,便再也没有动作,任由得员外亲吻她的小嘴。

一番动作中,被子从两人身上滑了下来,韩玉凤一对饱满的乳房露了出来,雪白的乳房上依稀可见那青色的经脉,两粒粉红的乳尖就像是白面馒头上的两点胭脂,看了直叫人流口水。

员外低下头,轮流含啜着韩玉凤的一对玉乳,他的一只手已溜进了玉凤芳草凄凄的,在那片娇嫩的土地上轻轻地抚摸。

她清楚地感觉到贴在她大腿边上的那条东西正在发热、变大,而她自己的也变得火热热的,一股液体从她的体内深处往外流。

员外的手指很快就被弄湿了,他刻意地把手拿了上来,在韩玉凤的面前晃了晃,让她看看被她淫液弄湿了的手指。

走进朱漆大门后,里面的亭台楼阁结廊相连,长长的走廊更是九转十八弯,转的玉凤几乎都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韩玉凤打量了一下房间,房间布置得相当雅致,比那些客栈中谓的上房要好好几倍,不过看来并不时常有人住。

韩玉凤见来了这么多人,忽地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再看那些下人,一个个低头垂目,手脚麻利地放下东西后马上就离开了。

在这段日子中,韩玉凤洞彻了男人和女人的所有秘密,她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了男人的下身,第一次知道那东西不仅可以放入她的还可以放入她的嘴里,也第一次尝到了男人的味道。

在这几天里韩玉凤还隐约地知道,这员外是城中数一数二的巨富,常和官府打交道,做生意都快要做到朝廷上去了,可他竟然只有一妻一妾,原来他畏妻如虎,平日里也只有偷偷摸摸地尝点腥,可不敢像这次这样把女人带回家中。

几次她想同员外说她要走了,可只要员外一碰她的身子,她便软绵绵地沉醉在快感当中,完全忘记了要说的话。

临走时,她不忘带走了柜子里的一叠银票,可惜初入江湖的她不懂找什么暗格宝箱,要不然以员外的身价只拿他几千两银子,简直是在看不起他。

他不由得一阵心痛,当然不是心痛那几千两银子,他是痛失这个美丽的小娇娃,以后再见的可能那真是渺茫了。

几个像是行脚赶路的粗汉子,围在一个桌子上,一边瞄着玉凤一边低声说着一些粗俗的笑话;旁边一桌坐着一个公子哥模样的人,身边像是几个下人,他一脸轻浮的嘻笑,此刻正色瞇瞇地盯着韩玉凤猛看。

还有一桌子坐着三个人,显然是江湖中人,他们盯了玉凤一阵,便低头喝茶,只有其中一位和那个轻浮的公子哥一样,色色地看着韩玉凤。

小二刹时愣住了,眼前的少女清丽脱俗,无邪的微笑让人感觉到犹如春风吹拂大地一般,瞬间百花齐放。

」小二这才回过神来,转身回去拿食物,那几个粗俗汉子更是放肆地大笑起来,韩玉凤的脸不由地更红了。

那小二在递过包子的时候竟然色胆包天地顺手捏了一下玉凤的小手,难道他没看到那把宝剑?他就不怕手会被人剁了?!当然,韩玉凤不会剁他的手,她羞涩地接过包子转身走出了茶寮。

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前面却还没有看到村庄,韩玉凤不由有点心急了:「难道今晚要露宿荒野了吗?强盗野兽到是不怕,就怕有鬼啊……」

当她转过一个弯道的时候,突然发现前面站着三个人,其中一个一脸淫笑地看着她,正是茶寮中的那三个江湖中人。

那一脸色相的人嘻嘻一笑道:「也没什么啦,只不过见小姑娘你孤身一人,想必一定寂寞,特来做个伴,此处风景优美,空气清新,在下想和姑娘天当被地当床做一对野鸳鸯,如何啊?哈哈哈哈………………」

自从和员外分开后她还未曾和人做过那妙事,经他这一挑逗,心中不禁想起了那种美妙的感觉,呼吸顿时急促起来,饱满的胸脯轻轻起伏,一双美目含着春意飘向那出言挑逗她的人。

她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耻,同时心中莫名地来了一股子气:「哼!凭什么!剑是我的,为什么要给你们。

而韩玉凤则是从来都没想过手中的这把剑竟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不由地细细看去:整把剑彷彿如一汪秋水,细看之下剑身上有一些弯弯扭扭呈淡红色的纹路,剑刃四周更是透出一汪蓝芒。

不过,这三人毕竟是湖了,马上就看出了韩玉凤底子,身影陡地一分,三人成鼎足之势而立,把玉凤围在了中间。

突然,一声冷笑从远处传来:「哼!堂堂七尺男儿,欺凌女流,夺人财物,已是不对,竟然还三人连手,可知道羞耻么?」

那三人见此人身法如此之快,顾不得取剑,急忙抽身跳开,定睛一看,只见一青衣老者已扶起韩玉凤,一双摄人心神的眼睛正冷冷地盯着他们。

三人逃去后,青衣老者低头向韩玉凤看去,只见她衣襟上沾到了些许散,而她人也已经昏迷过去了。

韩玉凤背上有一个红色掌印,周围微微发黑,这正是中了硃砂掌徵兆,此掌有毒,以韩玉凤此刻的修为需尽快把毒逼出体外。

贴在手上的肌肤如同丝绸一般光滑,赤裸的背影让人浮想连翩,同时一缕缕女儿家身上的体香不时地传入青衣老者的鼻孔中。

可不知为何,她此刻呼吸急促,脸颊红若桃花,一双美丽的单凤眼彷彿要滴出水来一般,丰满的乳房随着呼吸不停地上下起伏,她完全是一副春情荡漾的模样。

突然,韩玉凤转过身子扑到青衣老者的身上,青衣老者本能地伸手一挡,那知道双手刚好抵在她的双乳上,丰盈柔软感觉让他彻底投降了,他仰倒在地上。

其实他们都不知道,他们吸入的散之中混合了一种无色无味的淫药「阴阳合欢散」,青衣老者运功压制住了散的药力,却也正因为运功的关系激发了「阴阳合欢散」的药力,他的勃起有小半是因为韩玉凤赤裸的身子,但主要还是这种淫药强烈的效果所至。

青衣老者的双手没有离开过韩玉凤的乳房,由开始时的轻轻抚摸变成了重重的揉捏,仔细地感受着姑娘的饱满和柔软。

她全身烫得像火烧似的,香汗淋漓,胯间的更是源源不断地从体内泌出,套合之时发出了「滋滋」的声响。

他一个劲地把她的压向自己,手指几乎都陷入了股肉之中,结实的腰板不停地挺动着,在她的体内快速地进出着。

「哦…」一声满足的、舒畅的从韩玉凤的喉咙里传了出来,她抽搐着泄身了,滚烫的阴精从体内深处流出,浇在青衣老者的上,随即青衣老者也一阵哆嗦,结存了许多年的全部射入了韩玉凤的体内。

韩玉凤原本受伤在先,又经过如此激烈的运动,终于在青衣老者的怀里昏迷了过去……,而她这一昏迷就是一天二夜。

忽听老者低声道:「老夫本想救你,不想却对姑娘做出了如此禽兽行径,实在是罪该万死,如今事已至此,要杀要刮,全凭姑娘处置。

韩玉凤本就没有要责怪他的意思,加上她隐约记得那晚是自己主动的,于是轻轻地道:「小女子之命乃是前辈所救,至于那…那事不能全怪前辈……」说完已是粉脸泛红。

看她如此羞涩的模样,老者误以为是那位侠士为讨她欢心而送给他的:「哦,姑娘的这位朋友对姑娘正是不错啊。

「姑娘你样貌绢美,又身怀宝物,而你的武功……那祁连三狼只是江湖中的三流角色,恐怕你日后在江湖上行走会吃亏啊。

老夫想了想,老夫最近刚好悟出了一套剑法,还未曾在江湖上用过,这套剑法轻灵多变正适合女子练习,要是姑娘你不嫌弃,我就把它传受给你,他行走江湖也好作防身之用。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ostelhangz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