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艳把我夹得好爽 美女的爱液流出[p]4

黑夜中有一道快速移动的身影,可以想见他的动作有多敏捷,可是追逐在他身后的另一道身影也一样十分的快速,每每和前者相隔三步的距离,好像是故意形成这样的差距。

华斯特在「君门」里不知见过多少冷血的家伙,尤其是这阵子在「冷面豹」祁琊的身边,所受到的冷漠对待已经不知凡几;所以,对于管绍安这种冷漠的语气,他是习惯成自然,完全不把它当一回事。

自从祁琊他们回台北后的第一天开始,他为了打发无聊的日子,就盯上了管绍安——一个令他感到兴趣的人。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了,或许是和冷血的人相处久了,自然会想要去了解他们的世界吧!而且管绍安那冷冷的样子,不知?何,就是如此对了他的眼,所以当他发现管绍安有半夜出来闲逛的习惯后,他就赖上了他。

本来,他只是抱着一种好玩的心态跟着他;谁知道当他一发现管绍安的力出奇的好,且绝对是高手时,他就跟出了兴趣。

开玩笑,这正是他感兴趣的地方,愈具挑战性的人,他愈是想结交,看管绍安那副连甩都不想甩他的样子,更是让他不想放?。

管绍安不知道自己为什?不对这个男人动手,要是在以前,他早就出手了;可是他没有这?做,唯一找得到的理由可能因?他是个。

他的行事极其古怪,有着自己的研究室和人员,可是他不开设医院,只是四处去做个短期约的医师,随他的喜好治病。

那五十人都会在他高明医术下恢复,不管他们是什么身份,来了就医,一到五十名,不管再大的人情、再多的钱,他都不医。

「你这家伙来真的啊?」奎恩脸上的微笑倏然变得有些亮了起来,动作也变得更加的敏捷,闪躲得十分的轻松自在,谈笑风生地和他过招。

谁知管绍安听闻后,倏地转度,力道也加重了不少,?直袭他的胸口,在他轻拍奎恩的胸口时,被他的内力给化开。

管绍安有些讶异奎恩的功力与身手,一开始他就知道奎恩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以为奎恩和祁琊的身手应该不分上下,但,现下,他不这?想了。

管绍安总觉得他打量自己的眼光好像知道些什?,又在算计着些什?,这男人深不可测,让他感到十分的不安,这是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他的笑容灿烂无比,又笑得令人如身处在地狱寒泉中,浑身不可自抑地直打冷颤.这是他将杀人于无防备之时才会有的招牌标志,到现在还没有人知道,他的身手功夫到底深到什?样的程度,因为他还从没笑到犹如朝阳般的灿烂亮度,为什?呢?

听说那是他到现在还没有遇过那样的对手,能让他有所发挥,就连今晚,他也只是到微笑的地步而已,而那亮度不过才三成左右,他甚至还没出手,只是防备。

听说笑神医的笑是有分层级的,浅笑、微笑、再来是笑的亮度与深度,大笑与狂笑,到目前?止,他都还不曾大笑和狂笑呢!

而且最好祈求他这两个笑都不要出现,要不然绝对是无法令人承受的笑,也还没有人格去见识到呢!由此足见他的深藏不露。

或许自己的身手真要和他相比,也不会太差,但绝对占不了什?便宜,他一向不喜欢招惹这类的人,反正他和自己也不会有交集。

关掉水龙头后,他用浴巾包裹着身体,走出了浴室,他想起在街上的那三个紫衣女子,眉头忍不住紧皱,看来,她们是来找他的,这一点,奎恩倒是说对了。

这家伙到底知道多少事呢?现在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既然她们已经找来,那表示自己这里也待不下去了;本来要待到月底的,看来,只有先离开再说。

他迅速的换上干净的衣服,依然是那身黑,将长发束在背后,将所有的东西全都扫入行李袋后,随即开门走入夜色。

三把刀随后而来,他拧起眉头,「真烦!」他反握住那三把刀,将它们反射往那三名女子,三人全都应声而亡。

他回头一看,发现她们是一刀毙命?不足以让她惊慌,而是刀子没入她们的身体后,脸上所呈现的中毒现象,肌肤泛紫,那是「紫门」的独门极毒。

他连忙提气,发现自己气血往上冲,隐忍住胸口的血气,他张开手掌一看,发现自己刚才夹握的两根手指上沾染了毒剂,整只手掌呈现紫红色,他心下一惊,连忙拿布绑住手臂。

不过,当他发现了那个秘密后,虽不敢百分之百的确定,也还没机会可以证实,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愈觉得自己没有猜错。

看到管绍安脸色苍白如雪又冰冷的僵着身子,他察觉到不对劲,正想伸出手时,管绍安整个身子直挺挺的向他倒去。

奎恩紧紧地抱着他,迅速将他带往自己的卧室,一看到他的脸色与神情,看出他是中了毒,而且还是一种极难解的剧毒。

奎恩很快的扫视一遍,看见了使他中毒的手掌,他毫不迟疑地拿过自己的医疗袋,且拿出刀子划开他的手指,让毒血流出。

但那是没有用的!他解开缚住管绍安手臂上的布,用刀子挑开他的衣服,当上衣敞开时,只见管绍安雪白的肩膀与胸前缠绕着厚厚的一层白布。

看来,他的猜测无误,管绍安确实是个女人,而管绍安这名字不过是假名,但,此时这个根本就不是最重要的。

这时,管绍安突然有了片刻的清醒,「这是……紫门独有的……紫砂剧毒,唯一可解的方法……只有……」她边说额上已冒出斗大的汗珠,嘴唇也呈现紫红色。

奎恩着迷的看着她生气的样子,「你都快没命了,还这?凶啊?」奎恩咕哝道,不懂她哪还有力气命令他,不过,当务之急是先救她的命。

看她无力的瞪视他,他只是俯视着她,「没办法,为了救人,我只好冒犯了,不过,等你好了之后,可别恨我呀!」

」奎恩才说完,马上用握在手上的刀子割开她胸上的白布,她两只浑圆而又丰挺的乳房马上呈现在他的眼前。

奎恩看着她快失去焦距的眼神,知道她已经无力再?下去了;连忙粗鲁地剥去她的所有衣物,褪下自己的裤子,拉开她的腿……他侵入她体内的巨大,一举就冲破了代表她的薄膜,那剧烈的疼痛?没有使她尖喊出声,因为全都埋在他覆住她唇瓣的口内。

奎恩?不想这样毫无欢愉与准备就行进入她,可是,为了不让她死,这是唯一的办法,他深深的霸占她的唇,执意以吻来让她转移身下结合的痛楚。

他的一只大手固定住她的腰,另一只手胡乱的在她的身上各处抚摸着,直到她准备好,他才开始在她的体内缓慢的进出。

这时,管绍安再次的昏了过去,脸上的苍白也有了些微的血色,他这才放心的在她的身上律动着,快速的结束这次的结合。

前三名者,都有机会可以坐上紫门负责人的位置,那毒药也只有负责人才有,是用来对付背叛紫门的人所用的。

至于和她交欢的男子,也必须要有和她不相上下的武功修?,要不然只怕解不了毒,两人还会一同死去,这也是为什?管绍安要找他的原因,因为他们的武功修?确实相当,而他甚至还比她高,只是他不想承认也不想说而已。

看来,她是得罪了紫门的负责人,而且非置她于死地不可,现在她的内力修?全失,他更是要保护她的安全。

最令她气愤的是,奎恩说的话,他们都相信,她只是开口说他是一个疯子,每个人就以几乎要杀人的眼神瞪着她,真是太没天理。

何,是你当初先偷跑的,我都不和你计较,你怎?比我还爱计较呢?」女人就是女人,虽然她喜欢扮成男人的样子,可是那性子,唉!还是和女人一样的小家子气。

「要给我好看?不必了吧?我自认?长得很帅,你还要给我好看?那我不就帅得冒泡了?还是留一些给别人好了。

「不好吧?我绝子绝孙是没什?关系啦,不过,这样对你的幸福可能就不大好了耶!到时候你欲求不满的爬墙去,那我该怎?办?我看,为了我们未来的幸福着想,你还是再想想别的办法好了。

在口头上输给他,总可以打打他出气吧?正当她的拳头要招呼到他的胸膛时,他的手早已轻松的包覆住她的小手,还俯下头来亲吻她的红唇。

他伸出舌头轻舔着她的耳垂,大手分别向她的浑圆和侵袭而去……「嗯……」她只能娇软无力的靠在他身上低吟、任由他逗惹挑弄……良久,他才起身将她抱在怀里,那欢爱过后的气味在两人之间弥漫着,令他还想要再次埋入她的体内。

但,他自压抑着,因他知道车子快要到达他的住处了,他不想有任何尴尬的场面让她难堪,于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她按压在自己的胸前。

她没有看见奎恩对她深深爱恋与娇宠的眼神和脸上的笑意,也没看见当车子来到奎恩的住处时,是奎恩一路抱着沉睡的她来到他的卧室。

就她刚才扫视周围的环境来看,她的衣物根本就没有在房里,所以她只好紧紧的抓住手上的被子,免得春光外泄。

突然,一个声响让她警觉的起头看向门口的发声处,那个让她如此疲累的罪魁祸首正咧着一张令她厌恶的笑脸凝望着她。

她下意识的搂紧了手上的被子,脸上的表情是冷淡、疏远的,眼底的警戒?没有因此而松懈,这是她多年来的生存之道;不论是在紫门,或是在任何的地方,面对任何的人,她都必须要保持高度的战斗感与危机感。

唯一能让她放下心防的,也只有安麒一个人,而她既然有了一个照顾她的男人,她自然也就没有什?值得令她放松的人。

看着他,她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一个出色的男人;也不得不承认,她对他有了些特殊的悸动,不过,这些都只能放在她的心底。

对一个人全然的说出自己的心事和感觉,就等于主动把自己的弱点呈现在别人的面前一样;那不只会让自己没有安全感,更容易受到伤害。

多年来的求生本能与危机意识早就在警告她,这男人绝对是一个危险人物,而她和他牵扯得如此之深。

而奎恩就像以往一样,对于她冰冷的态度丝毫没有任何感觉,好像她是在柔柔的对着他说话,而且照常的将她的话选择了一番,爱听的就回答,不爱听的就当作没听到。

他知道她的每一个反应,虽然她总是以她的冷漠作?她的保护色,可是愈和她在一起,他就愈能了解到她内心里那渴望温暖的另一面。

尤其她又是紫门的一名顶尖杀手,在和她分离的这三个月来,他利用了自己的势力和家族的关系,查到很多有关紫门这个神秘组织的内幕。

可是凭他们华斯特家族的力量,一个小小的紫门虽有其神秘性,还不在他们的眼底,所以,他很快就得到了许多的消息,也让他明白在他怀里的这个女人所遭受到的一切待遇,因此不难理解她的性子?何如此冷淡。

呵呵的笑着,他不顾她的挣扎,硬是将她抱到自己的大腿上坐着,「你要你的衣服做什?呢?我觉得你这样挺迷人的耶!」

对于她的威胁,奎恩丝毫不放在心上,只是挑起她的发,细细的把玩着,好像突然对她的头发有了很大的兴趣。

奎恩更是过分的将自己的身子贴往她的身上,「嗯……我想想……」他故作思考状,然后才像个孩子般的露出一个稚气又可爱的灿烂笑容,故意以甜甜的嗓音回答她:「没有耶!我发现自己在碰到你的身子时,脑海里唯一想得到的只有这件事,其他的,好像都想不到哩!」他说完后,还刻意的在她的身上不安分的移动他的大手。

管绍安压下她心底的怒火,脸上的肌肉因为隐忍着想要将他大卸八块的冲动而跳动着,以极其冷静而令人害怕的语调对他说:「是喔!你还真会装可爱。

「是啊,是啊,你也觉得我这样很可爱,是不是?」他犹不知死活的继续和她耍嘴皮子,「那也不枉费我这?辛苦的装可爱了。

她觉得他的笑容好碍眼,气得对他再次破口大了起来:「真是了!也不想想自己的年纪多大了,还在这里装可爱!让人看了,也不怕人家吐出来,你给我滚到一边去啦!」

既然推不动奎恩,管绍安只好伸出她的两指神功,用力的捏着他带笑的脸颊,让他再也笑不出来,谁教这个可恶的男人,要让她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他眼前一夕崩塌。

奎恩马上哀叫连连的拉开她的手,「救命啊,痛死我了,你这个女人竟然狠得下心来掐我这张人见人爱的可爱脸蛋。

「什?老公?你不要脸,我才不承认,而且你的脸关我的福祉什?事?」看他痛得哀哀叫,不知为什?,她的心竟然有一丝心疼泛开,这到底怎?回事?难不成她真的对这个痞子动心了?

她以这?冷淡的态度待他,他都能缠上她,要是她真的对他动心,一旦被他知道了自己的心思,那她还有翻身的余地吗?

她眼中那抹一闪而逝的神采被奎恩捕捉住,他马上好笑的将她的小手放在他的脸颊上,「算了,你帮我吹吹,我就原谅你好了。

「你……你怎?会知道……知道我的名字?」她连声音都变得极其冰冷,原本要收回来的手,被他制抓住。

你又小气的不愿告诉我,我只好出此下策!」不理会她脸上愈来愈冰寒的骇人表情,他继续往下说:「我原本想要等到你自己愿意告诉我,可是我发现你竟然在我们之间有了那?亲密的关系后,还把自己隐藏得那?好,我告诉自己,我实在不喜欢这样什?都不知道,尤其是针对你,所以我……」

她的话里完全没有任何的生息,那和冷漠完全不同,好似她的灵魂与所有的思绪全都退闭到了一个令他完全无法窥视的世界里。

他原本极少严肃的语气让她的注意力全都摆在他的身上,奇怪,话题不是很严肃吗?怎?才一转眼,他又露出本性来了。

她连忙低头一看,才发现原本紧抓着被单的手,因为让他迫地贴放在他的脸颊上,而让被单就这样滑落在她的腰间,让她雪白赤裸的上半身因此而毫不保留的呈现在他的眼前,尤其是那两只浑圆竟然在他目光的注视下渐渐的挺立起来……在她想要拉起被子时,他的手随即快速的抢先一步,覆在她的双乳上揉搓着,唇也吻上了她的耳垂。

似乎知道她想什?,他马上附在她的耳旁道:「嘘!现在什?都不要去想它,只要感受我将要带给你的美好感受就好。

他一说完,随即覆上了她的唇,在她开口之际,乘机将他的舌头滑入她的口里,尽情地吸吮着她的甜蜜,双手也毫不放松的在她的玉乳上揉着、抚着。

他当然可以了解她的感受,也可以明白她内心的想法;那些她所曾遭遇过的事情,他无法代她受过,也为了她而揪痛了心。

刚才她在他说出她的本名时的那种反应,有全然的退缩与自我封闭,他不喜欢她这样,更讨厌她这样待他。

以前的事,他无能?力;可是从现在开始,他会想办法把她锁在自己的身边,再也不准她离去,而且他可以保证绝不会让她受到一丝的伤害,对于这一点,他有充分的自信。

她眼底那份如孤狼般的寂寥是这样的揪住他的心,那全身散发的孤独与凄更让他明自己坚定要保护她的心。

现在不是开口问她事情的时机,当然他也绝不会告诉她,他到底知道了多少?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只是好好的爱她,让她明白在这个世上她?不孤独、寂寞,还有一个他愿意让她依靠,让她感到温暖与安全。

她曾试过好多种的方式,在他的吻里、怀里,找到了唯一让她觉得可以活下去而又寻觅了这?久的东西。

因为,她真的不知道,在这个高深莫测的男人身上,她真的可以得到她内心深处最想要的东西吗?多年的怀疑,让她的心房无法放开,可是,她的肉体自有意识的选择.

现下这一刻,她什?都不要想,什?也不愿想,只想顺着自己的情感,就这?纵容自己一次吧!反正那伤痕累累的心已不在乎多伤这一次,因为她真的累了,累得不想要对抗下去。

察觉出她的改变,奎恩?没有点破,只是欣喜的接受她的顺服,更加卖力地在她的身上制造出一波波快感。

一个挺身,他进入她的体内,缓缓的退出、再慢慢的进入,身下的人儿痴醉的神情令他的血更为偾张。

当她一动,眼睛倏然瞪大,发现自己的体内硬物竟然有了反应,随着她刚才的动作而胀大了起来,她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一入眼,就发现他那张脸庞因为睡眠而放松,就像个稚气的大孩子般,她小心翼翼的换了好几个动作,才终于离开他的怀抱。

可是,她又止不住自己的好奇,回头瞪着它看,那长长、粗粗的男性就算在睡眠中还是显得十分有看头;就在自己瞪着它审视的时候,她发现它竟然起了变化,愈来愈挺立、饱满,好像对于她的注视有极大的反应似的。

她吓了一跳,连忙飞快的将视移往他的脸庞,发现他依然平缓的呼吸,沉沉的入睡,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在她正前方的是一个正方形的浴缸,旁边的瓷砖架上摆着一厚厚的白毛巾,水晶容器里装满小小的彩色浴球。

「谁规定睡着了就不能醒过来?何,没有你在身边,我哪睡得着?所以我就起来啦!」他的手放在她的臀部上,一直催促着她进入浴室里。

可是,她不动如山,只是冷冷的瞪着他,「你别一直推我,我是要洗澡没错,听好,是我自己一个人,这里面没有包括你。

被他推得心不甘情不愿的蜜雪儿,还想要制止他的行?,她一个转身,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赤裸裸的男人。

他的大手覆上她的两只丰盈,逗弄着她已经变硬变挺的乳尖,她身上的泡沫反而使她的肌肤抚摸起来更加光滑。

很快地,她达到了,在他怀里扭动,体内的紧缩包里着他的硬挺,让他更加快速的在她体内,享受着被她紧紧包含的快感。

她耳中听见他的低吼声,而后他的硕大在她的体内爆发出来,他在她体内的剧烈痉挛下,释放出灼热的种子,充满了她的花心深处……巨大的欢愉与过程中的猛烈和,让她在事后几乎无法站立的倒入他的怀里,他一边扶着她,一边擦干两人的身体.

随即,他以舌头代替手指,在她湿热的甬道内来回的进出,她因为而忘形的哭喊;他马上又长驱直入,将自己的男性挺入她的体内。

她不停地摇摆着头,发现奎恩能随意的勾起她所有隐藏在内心的热情,这让她开始感到害怕;可是这种从未尝过的美妙滋味又让她一再的沉沦。

过后,奎恩仍贪恋地抚着蜜雪儿雪白、娇嫩的,单单只是这样看着她、摸着她,他所有的又再度的沸腾了起来。

闻言,奎恩瞪大眼睛看着她,「离开?你有没有搞错?你都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还直想着要离开我?难不成你以为上次让你跑掉,现在还想要再跑一次?」

他当然知道,这规定是他所制定的,他哪会不清楚?这时,他的脸上又恢复了那温和的笑容,一双不安分的手依然在她的身体上抚摸着。

「算了吧你,虽然你是这里的居民,也可以看得出来是有几个钱;不过,你以为你有什?权力?这里的创始者是不卖任何情面给人的,除非你是奎恩?华斯特本人……呃……」

看到他脸上得意的表情,她忍不住轻叹一声,为什?自己什?地方不躲,偏偏躲到他的地盘上来?那时还誓言要逃离他呢!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她趴在床上那副撩人的模样,更令他血偾张,一只温热的大手抚摸她圆翘、白嫩的臀部,用湿濡的亢奋抵着她的大腿,令她敏感的轻颤了一下。

于是,她的手掌更是卖力的上下逗弄他的坚挺,感觉到他的坚挺在她的手心像有生命力的隐隐跳动,灼烫着她的手;她毫不思索地学着他逗弄她的方式,张开唇含入他的坚挺。

如此反复不停的欢爱,直到黑夜来临又过去,又到天际泛白,他才心满意足的拥着早已陷入昏睡状态而任由他摆布的蜜雪儿。

当他来到卧室时,发现蜜雪儿正紧闭双眼在调息内力,而那件他特地要人送来的紫纱连衣长裙依然好端端的躺在床上的一角,看得出来蜜雪儿连碰都没有碰过它。

奎恩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看了良久,才开口:「你是在担心那道疤痕?」看她没有说话,奎恩于是游说她道:「这一点你根本就不必担心,这件衣服的裙子长度到踝处,根本就看不到你膝盖处的疤痕。

他的话让蜜雪儿忍不住蹙起眉头来,?以冷冷的语调对他说:「我说不想穿就不想穿,你别来这里烦我,带着那件衣服滚出我的视。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关心她、在意她;她唯一有的就是她的自尊与她自己,为什?他就是不肯让她保有呢?如果她连这些都没有了,她还能有什??为什?他不肯留一条路给她?

我是站在你这边的,我知道你生气、你难过;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回事?你的每一件事我都想知道。

「哈!」她冷而嘲讽的一笑,「信任你?你凭什?要我相信你?凭什??我会生气、难过?你从哪只眼看出来?只要你不来烦我,我就过得很开心。

更何,你现在是一个女人;别怀疑我对你的爱,也别以为我是因为和你上了床就说爱你,否则我爱的女人不就遍布全世界了?」

「我就是这样爱上了你,别问我爱你什?,因为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一种连我自己都无法解释的烈感受,就是它促使我想更加了解你,想了解在你冰冷的外表下,到底是怎样孤单的一个灵魂,那个灵魂让我心疼,也让我不舍,你懂吗?」

这个男人懂得太多了,也看出太多隐藏在阴暗角落的她,这让她开始惊慌、害怕了起来,她不要他这?深入的看着她,她不要再受到伤害。

小雪儿,你还不懂吗?我爱你,又怎?可能会伤害你呢?有一点是我要调的,不管你过去到底遇到了什?事,也不管你曾受过什?伤害,我对你的爱是包括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你,就单单是你这个人;不管你叫紫眼、管绍安还是蜜雪儿,只要是你这个人,我都会去爱,也都会去关心。

她完全说不出话来,也没有任何话可以反驳他;只是这样楞坐在他的怀里,任由他刚才那些深情的话将她整个人、整颗心给淹没,除了那些话外,她完全感觉不到其他的,好似她所有的悲伤、痛苦与寂寞全消失不见,心都被那些话给填得满满的。

心中多年的冰寒竟奇异的被那番话里所代表的深情与温暖给取代,当一颗?滴在她的手背上,熨烫了她的手,她才发现自己竟然落?了。

这?多年来,她从未掉过一滴?,就在她八岁的那年,发生了那件事后,她就不再哭了.情绪上的起伏和哭笑,对她而言,根本就是一件极其无聊又懦弱的事。

而如今,对她这?说的人,竟然也是她生命中唯一和她发生最亲密关系的男人,这个男人还是至今对她的心灵影响最大的人。

奎恩知道她的心已经有了微妙的改变,想来,他的爱对她来说,?不是没有价值的.只是成长的环境教会了她的小心翼翼和猜疑,他相信只要他每天一点一点的慢慢打动她,她一定会有回报的一天。

奎恩也不去逼她,他只是拿起那件紫纱连身长裙递到她的面前,「小雪儿,答应我把这件衣服换上好吗?」

蜜雪儿没有拒绝,可是也没有马上的接过去,她迟疑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接了过去,奎恩的脸上立即浮现笑容。

蜜雪儿趁着自己还没改变主意之前,很快的换上这件衣服,她没有勇气去看镜中的自己,只是马上转身去打开门。

奎恩一听到门打开的声音,马上转身看着她,看到她穿着那件紫纱的衣服,和她的紫眸相得益彰,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漂亮、迷人。

他上前一步,替她把扎着头发的发束给松开,那头奇异的银白色秀发流泻开来,拂过她的肩上,披散在她的背上,形成一副美丽动人的景象。

看着她在自己的抚触下,由冰冷变成热情,而这个改变只为了他一个人;想到此,就令他感到全身都火热了起来。

看到她对于自己对她的称赞似乎有些难以置信的欣喜,他感到十分的心疼,「你该不会还没见过自己这?迷人的模样吗?」

她的话才一落下,奎恩马上不发一语的将她推入卧室里,直推到穿衣镜前才停止,他将她的脸转向镜子的方向,要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可是她坚持将视定在地毯上,硬是不肯头。

奎恩从她的身后紧紧的用双手环着她的身子,附在她的耳旁的低语:「小雪儿,我不是说过要你信任我的吗?难道你不相信我的话吗?」

「不是不信,而是我……」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有着和一般女人一样的习性,会在紧张时扭绞自己的手指,一发现马上放开。

这?的富有女性气息与女人味,如果说,你觉得自己这样还不是个女人的话,那我就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会不会有女人了。

那件连身的紫纱长裙更将她的美妙曲完美的呈现出来,那高耸的与纤细的腰部和丰挺的臀部,在在都显示着一个曼妙生姿的美人儿。

奎恩只是轻笑着更用力的搂着她,「当然是你呀!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现在相信我一点都没有骗你了吧?」

这时,蜜雪儿才露出了有记忆以来的第一个笑容,对着他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脸突然羞红了起来,映得她更是娇?迷人。

她那难得的笑?令奎恩的心跳几乎要停止,如此娇媚、迷人的尤物竟然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想到这里,他整个心怀便充满了骄傲与得意之情,更是下意识的搂紧她。

」经过他的审视,她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如他口中所说的那?的美,所以整个人散发出自信的美感,笑容也挂在脸上。

她那笑靥如花的样子,让奎恩忍不住先在她的唇上狂烈的亲吻,直到他们喘不过气来,才气喘吁吁的分开来,蜜雪儿觉得自己的双因为他的热吻而几乎虚软的站不住;若非他的双臂紧紧的搂住她,她就要滑倒在地。

「当然不是哄你的,难道你不知道我一向不吃餐后甜点的吗?为了你这道独一无二的专属甜点,可是我唯一破了戒的,而且以后也绝不会再有,你觉得这样子特不特别?」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ostelhangzhou.com